关闭

正文

第十一回 泛龙舟炀帝挥毫 清夜游萧后弄宠

隋炀帝艳史

作者:齐东野人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6/07/03
诗曰:
  君莫恃繁华,繁华没终始。  鹿台一旦休,三归千载耻。
  秦破为长城,陈亡因结绮。
  石家金谷园,岂不极华靡?  歌舞未曾终,身夷绿珠死。
  汉主好神仙,金茎云外起。
  丹药几时成?长陵高垒垒。
  前鉴已如斯,后人可知矣。  何事愚君臣,荒淫不知止。  今古吊兴亡,叹息何能已!
  话说炀帝因御道开得齐整,转觉銮舆仪仗不甚鲜明,又与虞世基商议道:“朕想天子至尊,出舆入辇,这些卤簿仪仗,必要极其华美,方可为万国观瞻。朕这些旧仪仗,都是先帝所造,日久败坏,行在御道上殊不壮观。卿可另制一副精工华美的,以为宸游之助。”虞世基奏道:“这有何难!陛下只消降一道旨意,令天下郡县地方,不拘水陆禽兽,凡是毛羽可为氅旄之用者,都要献来,臣即命匠制造,以供上用。”炀帝大喜。随传旨令天下进贡毛羽,有一郡一县不献者斩。旨意一出,谁敢不遵?忙得那些郡县官员,这里取翠鸟之羽,那里拔锦鸡之毛,罗网满山,矢缯遍野,各处俱搜求奇禽异兽不提。
  却说江南乌程地方,有一座升山;升山之中,有一株松树,亭亭直上,有百丈高,四围再无一个附枝,清荫散落,团团如盖。绝顶当中正正的结了一个鹤巢;巢中有一对仙鹤,在上面饮风吸露,生雏哺子,也不知经历了多少春秋?自以为深山高树,飞去飞来,再无祸恶,不期被一伙寻羽毛的看见,便算计道:“稀奇毛羽,哪里去寻?这对鹤羽,拨将下来,到也精精致致,尽搪塞得过。”有几个道:“鹤羽虽好,只是这样高树,又无枝干攀援,如何上去拿它?”众人商量了半晌,内中忽有一个有见识的说道:“我们何必上去!只消将树斫倒,便可拿它下来。”众人都一齐笑起来说道:“斫倒了树,它却不会飞去?”那人有见识的,等众人笑完,慢慢说道:“兄等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你看这树上,既有鹤巢,定有小鹤在内,我们拿了小鹤,那大鹤心疼小鹤,自然不肯远去;再慢慢将小鹤引诱,何愁拿它不着?”众人道:“老兄之言有理。”便一齐提斧抡斤,来伐松树。谁知仙鹤乃飞禽中通灵之鸟,见众人在树下商量伐树,便晓得为它身上这几片羽毛。真个怕伐了树,损伤巢中小鹤,便绕树悲鸣了几声,没奈何,忍着痛,自将身上的几根氅毛,都拔了下来,乱纷纷的坠到地下。众人看见,大家都惊讶起来说道:“有这等奇事!它如何便知要拔翎毛?这都是君王有福,神明来助!”也不伐树,都欢欢喜喜,来见县官。正是:  也非君德也非神,自是仙禽善保身。
  多少聪明遭祸害,始知灵鸟胜于人。
  众人拿了鹤羽,一齐来见县官说道:“君王有道,仙禽自献羽毛。”遂将仙鹤的事说了一遍。县官听了,心下明知是鹤怕伤子之故。只要贪图富贵,便依着众人,惊传作一桩奇事,以为祥瑞。一面赏了众人,便一面写表申奏朝廷说道:“民间有谣,言天子造羽仪,禽鸟自献羽。”炀帝览表大喜道:“朕非有圣德格天,禽鸟如何献瑞!”便将县官大升三级。满朝文武得知消息,俱上贺表称庆。又什虞世基的仪仗舆辇,俱已造完。炀帝甚喜,遂下诏各官俱于西苑赐宴。这一日,炀帝穿一件织万寿的衮龙袍,戴一顶嵌八宝的金纱帽,高坐了七香宝辇,一队队排开。这些簇新的卤簿仪仗,文武官员,都穿了朝服,骑马簇拥左右而行。真个是花迎剑佩,柳拂旌旗,万国衣冠,千官护卫。但见:  御烟缭绕金舆度,仙乐缤纷玉辇过。
  莫向人前夸富贵,四方膏血已无多。  炀帝驾到了西苑,便传旨将御宴排在船上。炀帝自坐了一只大龙舟,其余凤舸,三五十只,令百官俱照衙门分开坐了。船行时,龙舟在前,众凤舸随在后面,一只一只的鱼贯而进。若是住了饮酒,龙舟却在中间,凤舸都团团的绕在四面。炀帝引众官先游了北海,次登三神山,以览东京的形胜,然后才到五湖中,细细赏玩饮酒。须臾间,觥筹错落,音乐缤纷,君臣们尽情痛饮。炀帝吃到兴豪之际,对群臣说道:“今海内升平,禽鸟献瑞,朕与卿等君臣共乐,也是千秋的胜事。湖上这等风光,卿等文臣有才者,何不赋诗以纪之?”众官俱各领旨。不多时,早有翰林院大学士虞世基,出位奏道:“微臣不才,俚言奉献。”诗曰:
  五湖风景异,天子圣恩偏。
  敕赐陪宸宴,传宣泛御船。
  鸟吹新篇#,花吐锦云烟。  愿作南山献,君王寿万年。  炀帝览诗大喜道:“清新艳美,学士之才也!”命赐酒三杯,自饮一大巨觞。酒未毕,又有司隶大夫薛道衡,出位奏道:“微臣不才,亦有短章奉献。”诗曰:
  圣主宸游日,花香鸟语甜。
  回舟趋剑履,进食列梅盐。
  水碧千秋鉴,山高万古瞻。
  君恩如湛露,欢饮正厌厌。  炀帝览诗,亦大喜,也赐酒三杯,自饮一巨觞。酒才毕。又有光禄大夫牛弘,出位奏道:“臣虽不才,亦有微言奉献。”诗曰:
  四海承平久,君王乐事多。
  仙禽来献瑞,北海静无波。
  觥履交珠玉,笙歌杂绮罗。
  小臣持献寿,花柳正婆娑。
  炀帝览诗,亦大喜,也赐酒三杯,自饮一巨觞。饮完说道:“卿等俱有佳作,朕为天子,岂可无诗!朕也纵吟数首,卿等勿笑。”众文武皆齐呼万岁道:“愿观天翰。”炀帝大喜,随命近侍,展开纸笔,挥豪染翰,御制《望江南》八阕,单咏湖上八景云:  第一首咏湖上月:
  湖上月,遍照列仙家。水浸寒光铺枕簟,浪摇晴影走金蛇。偏称泛灵槎。光景好,轻彩望中斜。清露冷侵银兔影,西风吹落桂枝花。开宴思无涯。
  第二首咏湖上柳:
  湖上柳,烟里不胜摧。宿露洗开明媚眼,东风播弄好腰肢。烟雨更相宜。环曲岸,阴覆画桥低。线拂行人春晚后,絮飞晴雪暖风时。幽意更依依。  第三首咏湖上雪:
  湖上雪,风急堕还多。轻片有时敲竹户,素华无韵入澄波。望外玉相磨。湖水远,天地色相和。仰面莫思梁苑赋,朝来且听玉人歌。不醉拟如何。
  第四首咏湖上草:
  湖上草,碧翠浪通津。修带不为歌舞缓,浓铺堪作醉人茵。无意衬香衾。晴霁后,颜色一般新。游子不归生满地,佳人远意寄青春。留咏卒难伸。  第五首咏湖上花:
  湖上花,天水浸灵芽。浅蕊水边匀玉粉,浓苞天外剪明霞。只在列仙家。开烂漫,插鬓若相遮。水殿春寒幽冷艳,玉轩晴照暖添华。清赏思何赊。
  第六首咏湖上女:
  湖上女,精选正轻盈。犹恨乍离金殿侣,相将尽是采莲人。清唱谩频频。轩内好,嬉戏下龙津。玉管朱弦闻尽夜,踏青斗草事青春。玉辇从群真。
  第七首咏湖上酒:  湖上酒,终日助清欢。檀板轻声银甲缓,醅浮香米玉蛆寒。醉眼暗相看。春殿晚,仙艳奉杯盘。湖上风光真可爱,醉乡天地就中宽。帝主正清安。
  第八首咏湖上水:
  湖上水,流绕禁园中。斜日暖摇清翠动,落花香暖众纹红。苹末起清风。闲纵目,鱼跃小莲东。泛泛轻摇兰棹稳,沉沉寒影上仙宫。远意更重重。炀帝赋完,群臣朗诵一遍,尽称诵道:“宸澡淋漓,如金如玉,真帝王之雄才也!”各献酒一觞称贺。炀帝大喜,连饮了数觞,带着酒兴笑说道:“卿等莫道朕赖先帝绪余,得为天子;便叫朕与士大夫赋诗作文,同争高选,只怕这天子之位,也该是朕坐了。”说罢又哈哈大笑。群臣道:“圣才天纵,岂臣下所敢望也!”又各献酒一觞,炀帝亦命各赐一觞。君臣们尽情痛饮了半日,俱各大醉。遂命罢宴。群臣谢了恩。众内相即将御船一只只俱撑拢岸边。群臣上了岸,俱穿花拂柳而去不题。
  却说炀帝余兴未尽,又叫唤了一只小龙舟,折入龙鳞渠,到十六院来闲玩。众夫人听得炀帝驾临,各院中俱时奏乐,迎接銮舆。炀帝的龙舟沿渠而行,先到了迎晖院。早有王夫人带领着二十名美人与许多宫人,笙箫歌舞的将炀帝迎入院中。炀帝说道:“今日赐宴群臣,不觉大醉。”王夫人奏道:“闻陛下在龙舟中,挥毫染翰,顷刻而成八咏。群臣愧伏,真天才也!贱妾等以一觞,称贺陛下,还有兴否?”炀帝笑道:“既有才赋诗,安得无兴饮酒!”王夫人大喜,随叫看宴。原来院中酒肴,俱是伺候停当的,听得一声饮酒,奇品异味顷刻而集。炀帝同王夫人坐了。其余二十名美人,都侍立在左右,轮换歌舞,次第献觞。忽然一个美人献上酒来,生得绰约如娇花,清癯若清柳,眉目之间,别有风情。炀帝看了,便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那美人答道:“贱婢姓朱,小名叫做贵儿。”炀帝道:“看你颜色鲜妍,声音娇滑,一定善歌,可单唱一曲朕听。”朱贵儿也不推辞,便手执红牙,轻轻唱道:
  人生得意小神仙,不是花前,定是樽前。休夸齿皓与眉鲜,不得君怜也枉然。君若怜时莫要偏,花也堪怜,叶也堪怜!情禽不独是双鸳,莺也翩跹,燕也翩跹。  炀帝听罢大喜道:“你不独声间嘹亮,歌喉婉转;只这曲意儿,便字字动人。真美人也!”就将自己的酒杯,递与左右,叫筛一杯赏她。贵儿接酒谢恩而饮。炀帝又道:“朕今日御制《望江南》八首,你可谱出新声,教大家习熟,时常供应,免得那些陈腔腐调,逐日聒耳。”贵儿领旨。炀帝与王夫人又饮了几杯,依旧上小龙舟,沿渠到别院去。耍到了绮阴院,又有谢夫人带领众美人接住。到了院中,众美人献上酒来。炀帝也不推辞,接杯又饮。饮了数杯,偶回头看花,忽见南轩中,香烟清美,一张瑶琴,横在案上。炀帝便以手指着问道:“妃子一定善此。”谢夫人道:“贱妾性颇好,但愧不精耳。”炀帝道:“可弹一曲,为朕解酲。”遂起身携了谢夫人,竟到轩子中坐下。谢夫人不敢推诿,在博山烟中,又添了两块沉香,便拂金徽,整玉轸,的弹一套关睢。真个是高山流水,圣人的雅乐,与那些丝竹管弦自是不同。怎见得?但见:  十指龙飞去,七弦风雨惊。  细疑飘梵籁,疏认度钟声。
  石涧淙淙冷,秋空飒飒清。
  始知君子乐,别有凤凰鸣。
  谢夫人一弹再鼓,余音婉转,悠扬不绝如缕。喜得个炀帝笑容可掬,说道:“蔡琰胡笳,昭君琵琶,不过是胡俗之音,怎比得妃子瑶琴一曲,芳韵千古。”谢夫人道:“陛下过誉,焉敢当此!”又邀炀帝去饮酒。炀帝吃了几杯,又乘了一驾小香车儿,到各院去游。在积珍院与樊夫人下了一会棋,又到清修院与秦夫人说了半晌话。这院烧香,那院煮茗,只游赏到月上东山,方才传旨还宫。到了宫中,萧后接住说道:“今日陛下赐宴群臣,为乐何如?”炀帝道:“今日饮酒甚畅。”就将群臣献诗,与自家做词八首一一说了。萧后道:“目今秋月正清,贱妾要陪圣驾到西苑一游,不知陛下允否。”炀帝道:“御妻要游,不可草草。明日趁此月白风清,须作一清夜胜游,方得快畅。”萧后道:“既作夜游,宫中这些妃妾皆未到西苑,就带她们去看看也好。”炀帝道:“这个使得,明日叫御林军,多拨些马匹,与她们骑在马上奏乐。朕与御妻从御道上,一路看月而去,有何不可?”萧后大喜道:“如此最妙。”炀帝道:“马上奏乐虽好,只是这些旧曲,殊不堪听,须得几章新诗,谱入笙箫,方不负此良夜。”萧后道:“陛下天才潇洒,何不御制一章?待妾叫他们连夜打出,以见一时之胜。”炀帝道:“御妻之言有理,待朕自制。”萧后大喜。随命看宴,来与万岁爷润笔。就移席在露台前看月。炀帝一边饮酒,一边挥毫染翰。虽非七步高才,却也不惭倚马。须臾之间,早已信笔制成《清夜曲》一章:
  洛阳城里清秋美,见碧云散尽,凉天如水。须臾山川生色,河汉无声,千树里一轮金镜飞起。照琼楼玉宇,银殿瑶台,清虚澄澈真无比。夜良情不已。敕千乘万骑,纵游西苑,天街御道平如砥。马上乐、竹媚丝娇,舆中宴、金甘玉旨。试凭三吊五,能几人,不亏圣德穷华靡。须记取:隋家潇洒王妃,风流天子。
  炀帝作完,递与萧后看。萧后读了一遍,大喜道:“陛下宸思清俊,御翰淋漓,古今帝王,真不能及也!”炀帝道:“偶然试笔,何劳御妻过奖!”萧后随叫宫中能歌的谱入清讴,善乐的打入丝竹,连夜叫众人习熟,明夜要游西苑。炀帝又叫近侍誊了一纸,传与迎晖院朱贵儿,叫她教合院美人唱出,明夜马上来迎。吩咐毕,炀帝与萧后,又在星月之下,欢饮半晌,方才安寝。次日二人起来,吃了早膳,便唤众宫人来演歌乐。众宫人歌声婉转,乐音清亮,早已习熟。炀帝大喜。便传旨叫御林军备马三千匹,一半宫门伺候,一半西苑伺候。这一日,炀帝因要作长夜之欢,也不到西苑去游。午膳时,二人在桂殿中吃得醉醺醺,依然入宫去睡了。不多时,金乌西坠,玉宇无尘,碧天上早现出一轮明月。左右见月起,慌忙收拾夜宴,请炀帝与萧后起来去吃。炀帝与萧后,被唤醒来,重新梳洗一番,换了几件新制的清倩龙衣,并着香肩,携了素手,走出宫来。看见月色如银,银河淡荡,二人满心欢喜。在殿上略吃了些夜膳,便传旨去游西苑。近侍们早已备下了一乘双位并坐玩月的香舆,上面是两个座儿,四围帘幕,尽高高举起;舆上两旁,可容美女数人,送进饮食。炀帝与萧后,同上了香舆,又叫众宫人上马,分作两行,一半在前,一半在后,慢慢的乐而行,真个天子有百神呵护。这月色十分皎洁,照耀的御道上,就如白昼一般。众宫人都是浓妆艳服,骑在马上,或抱鸾笙,或鸣凤管,一簇绮罗,千行丝竹,从大内直排至西苑,只疑是仙子临凡,真不羡人间富贵。但见:
  笙箫一派宫中出,丝竹千行马上迎。
  圣主清宵何处去?为看秋月到西城。
  炀帝在舆上,看见这等繁华,十分快畅,对萧后说道:“朕闻昔时周穆王,乘八骏马,西至瑶池,王母留宴,一时仙乐仙女之胜,千古诧为奇谈。以朕看来,亦不过是如此光景。”萧后道:“瑶池阆苑,皆属玄虚。今夕之游,乃是真瑶池耳!”炀帝笑道:“若今日瑶池,朕为穆天子,御妻便是西王母了。”萧后亦笑道:“妾若是西王母,陛下又要思量董双成与许飞琼也。”二人相视大笑。左右进上酒来,二人一边饮酒,一边谈笑。须臾香舆到了驻跸亭,只见十六院夫人,带领着合苑宫人,都在马上奏新制的《清夜游》曲,来迎圣驾。炀帝将十六院夫人,都宣到面前,不许下马,就在马上,各赐酒一杯,分作两行,紧紧贴着香舆而行。其余宫女,俱照旧奏乐而行。不多时,到了西苑。五湖中的龙舟凤舸一字儿排在岸边。炀帝与萧后,下了香舆,同上龙舟。十六院夫人,也坐了十六只龙舟。其余的数千宫女,都上凤舸。各船奏乐。炀帝叫先游五湖,众内相领旨。数百号龙舟凤舸,一齐往五湖中撑开,将满湖的月光波影荡得粉碎。船上的宫人音乐递奏,这一船细乐才完,那一船清讴又起。一个个就像凌波仙子,一个个就如神女夜救游。五湖中月下风光,更觉清幽澄澈。正是:  波光罗绮凌千顷,月影笙歌搅万层。
  半夜龙舟来又去,只疑打破玉壶冰。
  炀帝欢游一会,又叫放入北海。北海中清风细波,水天一色。炀帝叫将船头向月掉住。十六只龙舟,围作一层;百十只凤舸,又围作一层。十六院夫人,一院院俱照次第都到大船上来献酒为寿。众美人或是歌一回,或是舞一回,都逞妖娆、斗颜色,百般的在筵前卖弄。炀帝与萧后欢赏不已。歌舞罢,就留十六院夫人在大船上同饮。炀帝道:“朕得御妻这般窈窕贤淑,又有众妃子婉娈温柔,朕今生料不寂寞矣。”萧后道:“贱妾无状,全赖众夫人以慰圣怀。”众夫人道:“陛下与娘娘,乃天姝帝子,德貌天成。妾等葑菲下体,蒙圣恩宠到小星,已属厚幸,焉敢上比!”炀帝大喜。大家共饮了几杯,又叫移舟近岸上山。须臾船拢上岸。半夜里乘着月色,炀帝亲携了萧后,带领众夫人美女,慢慢的步上三神山来。到了一亭,便坐饮几杯;到了一榭,又欢呼半晌;到了蓬莱山顶上,真个天风清峭,仙露缤纷。一轮明月,去人只好数尺。炀帝与萧后,在空中往来,俱觉体气欲仙。萧后因说道:“五湖北海,风景虽美,犹是人间滋味;此中清虚缥缈,别是一天矣。”炀帝大喜,又叫众人美人奏一回细乐。音韵飘飘,如在天上。大家又欢饮了一会,方才下山。下得山来,再欲泛龙鳞渠,游十六院,不觉月已沉西,银河惨淡,天光欲曙矣。正是:
  歌舞留人月易低,君王犹欲唱前溪。
  不知此际贤妃妾,已认蝇声当曙鸡。
  炀帝与萧后不知饮到何时方散,且听下回分解。
默认
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目录
  1. 背景
  2. 字体
  3. 宽度
夜间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| 友情链接| 版权申明|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按“版权保护投诉指引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6 wusong888All Rights Reserved
备案号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