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正文

第二十四回 司马施铜刑惧佞 偃王赐国宝愚奸

隋炀帝艳史

作者:齐东野人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6/07/03
诗曰:
  尽道小人奸狡,偏予独笑他痴。日向利名寻死路,昏昏认作便宜。不得希贤希圣,自甘为魅为魑。伎俩竿头进步,机关雪里埋尸,一旦奸雄都使尽,凭谁保骨留皮?回想从前富贵,可怜能几何时!———调寄《何满子》
  话说段达自受了麻叔谋的贿赂,便不管好歹,倒将那些告御状的百姓,每人痛打四十,押回原籍问罪。可怜众百姓有屈难申,只是叫天叫地的啼哭,一路上也不知死了多少。麻叔谋闻知此信,大喜道:“处得痛快!”心下一发没有忌惮。遂日夜叫陶榔儿去偷孩子。陶榔儿先还暗暗去偷,后来得了志,竟明明抢劫,毫不在意。一边偷来,便一边蒸熟去献。旧时的骨骸还掩藏了,恐人看见;如今竟四下乱投,全不骇怕。众百姓无可奈何,只得家家打一个木柜,把孩子锁在中间,大家围绕看守,保得一日无事,便举家欢喜,众亲皆来庆贺。若稍疏虞,就被偷去,百姓们苦莫能言。打听得令狐达为人耿直,只得约齐了众人,来见令狐达,将这些苦楚下情,细细哭诉一番,求他转达劝止。
  令狐达见了,甚是不忍,因说道:“这事情我尽知道,时常相劝,他哪里肯听!除非上疏奏明,又恐怕伤了同官体面。今既到这个田地,也说不得了!你们好好回去,我明日即上本替你们鸣冤。”众百姓大喜,拜谢退出不题。却说令狐达真写了一道表文,细细开列麻叔谋的过恶。叫人暗暗赍到东京呈上。谁想段达受了贿赂,竟高高搁起,并不奏闻。令狐达等不见消息,遂一连上了三疏,就如石投水中,全没有影响;欲要到京面奏,却又不敢离任。心下又气又恼,遂暗暗叫人将小孩子的骨榇,收藏在一处,以为后日证见。正是:
  九重一有私人蔽,便似天阍叫不开。
  收骨且留功罪案,待他不幸一齐来。
  按下令狐达收藏骸骨不题。却说这条河道挖至睢阳界口,若要一直掘去,就连城廓人民都要掘坏;若要回护此城,便要迂回二十里路。麻叔谋倚着圣旨在上,哪管什么人民,竟一直定了界桩,刚刚从城心中挖过。慌得满城百姓儿啼女哭,郡县官员又不敢禀。城中豪富之家,闻知麻叔谋残忍而贪,大家遂共凑了三千两金子送他,要回护此城,只恨无个进路,却说麻叔谋一日正催督丁夫,忽左右报道:“前边大林子中,有一所古墓拦路,不敢轻挖,乞钧旨定夺。”麻叔谋亲自来看,只见墓旁立着一碑,上镌着:“宋司马华元之墓”。麻叔谋道:“亡国之臣,管他做什!”遂叫丁夫挖去。才挖得七八尺深,便是一间石屋。屋中有漆灯明亮,照见里面的棺柩帐幔都宛然如新。麻叔谋惊讶道:“宋到如今,二千余年,如何还不烂坏?”忽一阵风来,再看时,早已化成灰烬,只有正中间四四方方一件东西,挺然不坏。麻叔谋忙走到面前去看,原来是一个小石碑儿,上有两行石铭,说道:
  睢阳土地高,竹木可为壕。
  若也不回避,奉赠二金刀。
  麻叔谋看了道:“这都是惑人的诈言,何足深信,可尽情挖去。”众丁夫一齐动手,不多时,将一间石屋竟挖成了一条河路,相去睢阳城只有十数里。此时日已黄昏,麻叔谋还要催督人夫连夜挖去。忽然一阵麻木,浑身困倦起来,慌忙退入营中去歇息。到了床上,还不曾合眼只见一个使者,绿衣花帽,忙走将来说道:“大王在殿上立召将军,有事商议。”麻叔谋恍惚之中,不知所以,只得起身随他前去。忽到一处,宫殿巍巍,俨然一王者之居。那使者竟将麻叔谋领到殿前,麻叔谋抬头一看,只殿上早有一人坐在中间。怎生模样?但见:
  面方耳大,眼细眉长。一双手长垂过膝,三缕髯低压过脐。眸子飞日月之光,肩臂耸虎龙之势。衣衮龙之绛绡,非王即帝;戴进贤之冠冕,乃圣乃神。
  麻叔谋见威仪严肃,不敢环视,慌忙拜伏于地。那王者亦起身答礼。麻叔谋拜罢,那王者说道:“寡人乃春秋时宋国襄公,奉上帝之命,坐镇此土,已经二千年矣。今汝主为游佚开河,便要挖伤城郭,寡人不得不为民守护,故请将军来商议。若能保全此城,则满城老小皆荷将军之厚德矣。”麻叔谋道:“此事乃皇上之命,小臣不过奉旨效力,怎敢擅移河道?”襄公道:“就是护城,亦非寡人私意。盖因上帝有命,此地五百年后当笃生五者,建万世之业,岂可因一人荒佚游乐之故,倒把一条真正龙脉穿凿坏了。”麻叔谋道:“大王为五百年后王者,便要回护城池;当今天子之命,却教小臣休以违背!”  正说未了,忽见左右报大司马华元要进见。襄公叫宣。不多时,左右引入一人,身穿紫罗袍,头戴金幞冠,生得龙眉广颡,须卷如虬,面貌十分凶恶。参拜过襄公,便指着麻叔谋问道:“此何人也?”襄公道:“此乃阿摩差来开河的麻都护,司马可与相见。”麻叔谋便要上前施礼,华元全然不睬。转身对襄公说道:“臣闻此人乃奸佞之徒,不当加以礼貌。”襄公道:“寡人因要他回护城池,故屈体相待。”华元道:“护城之事,他曾允否?”襄公道:“寡人再三致上帝之命,他只是推辞不允。”华元道:“臣原晓得他乃愚昧之人,只知贪财好利,虐害小民,哪里知上帝之命。主上只该严刑重法,痛加拷打,他才知惧;若以礼相待,他一发狂妄起来。”襄公点首道:“司马之言有理。”因问道:“拷打刑法,不知何者最苦?”华元道:“他刑虽重,俱只伤得皮肤。此人心术不正,当以铜汁烧溶,从口中灌入,叫他肠胃俱烂,此为第一。”襄公依允,遂传旨道:“众武士何在?”只见阶出拥出两班武士。怎生打扮?
  柳绿包巾抹额,茜红短袄随身。黄金罩甲起鱼麟,挺带腰间束紧。恶刹不殊厉鬼,狰狞好似凶神。一声吆喝便拿人,皮骨尽成齑粉。
  众武士一齐出来禀道:“大王有何使令?”襄公道:“麻叔谋不遵上帝敕命,汝等可将铜汁烧化,灌他肠胃。”众武士齐吆喝一声领旨,遂一阵跑上殿来,将麻叔谋不由分说横抱倒曳的扯下阶去,把衣冠先剥一个干净,下边只存一条裤子遮体。又将径寸粗的麻索将他绑在铁柱之上,拿一把大铁勺,将铜汁烧得沸滚,一个武士拿起来,就要往麻叔谋口中直灌。吓得麻叔谋魂飞魄散,就如杀猪一般,连声吆喝道:“大王饶命,愿保城池。”众武士哪里管他死活,见他叫得紧兜嘴,便是两掌。还亏襄公道:“且住,听他叫些什么?”众人禀道:“他叫道‘饶命,愿保城池’。”襄公道:“他既愿保城池,且放他转来。”众武士领旨,方才把绳子解了。麻叔谋挣得起来,浑身上下早已绑得麻麻木木,半晌行动不得。襄公又叫将衣冠还他。麻叔谋虽穿了衣服,然心胆俱已吓碎。走上殿来,哪里还敢之乎者也!称陛下,道微臣,竟直直的跪在地下说道:“情愿回护城池,只望大王饶命。”华元看了笑道:“这样愚人,只等刑法临身,方才骇怕。”襄公道:“既肯回护地脉,也就罢了。”随叫请起。
  麻叔谋走起来,慌慌张张,便要辞出。襄公道:“你既肯护城,便是有功之人,当赐你黄金三千两。若再执迷不悟,下次拿来,性命不能保矣。”随叫前使者照旧送出。麻叔谋因心慌胆怯,只要脱身,哪里敢细问,连声喏喏而退。及走到外面,心渐渐放了,便想道:“明明许我三千两金子,如今却在哪里?”因问使者道:“方才大王说的金子,想是叫你拿着。”使者笑道:“谁拿金子?”麻叔谋说道:“方才大王明明说,当赐黄金三千两,如何赖得没有?”使者又笑道:“将军不要忙,这金子有个下落。”麻叔谋道:“有下落却在何处?”使者道:“都在睢阳百姓家,明日就有人来献。”麻叔谋道:“百姓献的,如何当得大王人情?”使者道:“这叫做阴注阳受,因阴间注定了,阳间才有人送来。”
  麻叔谋犹不醒悟,还只管金子长,金子短的絮聒。使者道:“将军且不要问金子,那些武士又来拿了。”麻叔谋听见武士来拿,又吃了一惊。猛然惊醒,却是南柯一梦。梦虽醒了,形神颜色,自觉憔悴了一半。痴痴呆呆过了一夜,到次早方才起来,只见家奴黄金窟带领着两个人,抬了两个油坛,悄悄的走到面前说道:“这二人乃睢阳城中百姓,恐挖河伤损城池,合城豪富之民,只有一百八十户,共凑了黄金三千两,情愿献与老爷,求老爷开恩回护此城。小人不敢自专,故引这两个为首的来见老爷。”那两个百姓跪在地下,慌忙磕头说道:“求老爷天恩,救合城的性命。”麻叔谋心下惊讶道:“果有三千两金子,则昨夜之梦,不可不信。”想起梦来又怕,见了金子又喜,不由他不要保护城池。因对二人说道:“为你们要安居,倒叫我违背圣旨。我若不依,又说我执法,如今往西南穿去罢,只是造化了合城的百姓。”那两个百姓听见肯了,便连连磕头道:“蒙老爷天恩,真是代阴功。”麻叔谋道:“依便依了你们,只是不许在外面胡讲!快去罢!”两个百姓道:“蒙老爷厚恩,感佩不尽,还敢讲些什么!”遂叩头而出。麻叔谋见百姓去了,遂叫黄金窟将黄金一坛一坛的拿进里面。打开一看,果然是:  累累赤气惊贪眼,耀耀精光动欲心。
  试问古来名利客,几人到此不情深。  麻叔谋既受了黄金,遂传令将睢阳城中的界桩拔去,却将河道改往西南转转折折而掘,只掘过了刘赵村,方才照旧向东挖去。这一逶迤,足远了有二十余里。令狐达见麻叔谋改移了河道,又闻知受民间黄金,心下恨怒不过,又写了一道奏疏,叫人去上。怎奈段达把持定了,半字儿也不能到炀帝面前。麻叔谋晓得了,一发放肆起来。一路上横行无忌,并不将令狐达放在心上。一日挖到彭城地方,又有一座大坟拦路,四周松柏森森,十分茂盛。麻叔谋看了,随叫乡民来问道:“这是何人的坟墓?”乡民道:“远近相传,都叫他做偃王墓,但不知是何代帝王。”麻叔谋道:“自周汉以来,并没有什么偃王,想是分封的亲王了。不要管它,可尽力掘去。”众丁夫得令,一齐动手。才掘下去三四尺,便挖不动。麻叔谋道:“一个泥土之地,又无石块,如何挖不动?再不用力的,捆打四十。”
  众人听说要打,便大家没性命的举起锹锄,往下乱筑。不筑犹可,筑狠了,只听得下面铮铮有声。大家慌忙住手观看,原来是一所生铁铸成的坟墓,十分坚固,任百般锥打,毫莫能动。麻叔谋看了道:“你们不要乱打,虽是生铁铸成,也须有门;寻着了门,便容易打了。”众人沿着铁墓挖将下去,向东南角上,果然露出两扇石门。用手推时,里面却关得紧紧。众人便要将锹锄去锥打,麻叔谋忽想起大金仙的石墓,百般锥打,俱不能开,后来还是以礼拜求,方才开了。今又见是一所铁墓,料不是寻常陵寝,必定有几分神气,锥打必定无用。遂叱退了众人,独自一个走到墓前来看。看了一会,没法区处,只得朝着墓门深深一揖,祷祝道:“我麻叔谋奉旨开河,路遇仙茔,不能前进。伏乞尊神降鉴,此乃朝廷之事,开放墓门,容某别选高原,迁葬遗蜕,庶为两便。”祷祝罢,忽见两扇石门轻轻闪开。麻叔谋满心欢喜,往里一看,只见内中天光云影,朗然透亮,不似墓中景象。遂举步走将进去。却也作怪,才走进去,那扇门儿,早依然关上,跟随众人。见麻叔谋拜开了墓门,走将进去,忙来跟时,墓门已闭上多时。众人慌做一团,说道:“明明两扇石门开了,怎么老爷才走进去,却又闭上?这分明是被鬼迷了,青天白日,如何有这样灵鬼?这进去,多凶少吉,怎生区处?”也有用锥凿打门的也有用石头撞墓的,大家乱做一堆不题。
  却说麻叔谋进得墓门,四下一看,原来不是坟墓,却是一条白石砌成的大路,两边都种着绝高的杉树,树外便是粉墙围绕。往前望去,隐隐约约,就如有宫阙一般。心下虽有几分惊疑,却见这等齐齐整整,便也不甚骇怕。遂信步往前观看,走不上五七十步,只见两个青衣童子,对面迎来说道:“麻将军,如何此时才来?偃王等候多时了。”麻叔谋着惊道:“仙童何以知我姓氏?”二童子笑道:“当朝贵人,如何不知。”麻叔谋又惊又喜,遂跟定童子,向前走来。过了一道石桥,便望见门楼。不多时,早到了宫前。只见殿阁巍峨,十分弘丽。怎见得?但见:
  朱门隐隐,紫阙沉沉。琉璃瓦耀日辉星,玳瑁梁冲云压汉,香飘合殿九重深,烟锁飞甍千丈起。巍然焕然,锦绣模糊;庄如肃如,珠玑错落。罘思拥陛,分明乃天子宸居;金马当门,果然是帝王宫阙。
  麻叔谋随了二童子,直到殿前。童子说道:“将军稍待,容进去通报。”童子去不多时,只见正殿许多侍卫簇拥着一位贵人出来。那贵人头戴着一顶通天玄冠,身穿着一件大红衮服,垂缨佩玉,明明是一个王侯气象。麻叔谋望见,知是偃王,忙倒身下拜。偃王也答半礼。拜罢,偃王传旨叫赐座。麻叔谋道:“大王在上,微臣焉敢坐!”偃王道:“有事相托,请坐了好讲。”左右随取过一颗锦墩,放在旁边,麻叔谋依旨坐了。偃王说道:“寡人不幸,这所陵寝实当河道之中。将军奉旨开河,其权在手,若能为寡人保全,实山岳之大幸也。”麻叔谋欲要承应,恐怕迂曲了河道,日后难回旨意;欲要不允,又恐怕像宋襄公一般,发起怒来,讨个没趣。
  正沉吟未及答,偃王又说道:“将军不必踌躇,寡人也不虚劳将军,若肯保全,当以一至宝相酬。”随传旨叫取宝来,送与将军。只见左右将一个四四方方的朱红盒子拿到麻叔谋面前,麻叔谋打开一看,却是一方玉印。上面刻着“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”八个篆字,乃是帝王传国受命之宝也。麻叔谋接宝在手,因说道:“大王圣谕,非臣不遵,但恐得罪于当今皇上。今既蒙大王再三吩咐,微臣虽死,亦当竭力保全。但只是这颗玉玺,乃帝王传国之宝,小臣何以克当。”偃王道:“此宝非轻易可得,必有天下者,方才能遇,今日送与将军,将军可好好收藏,日后自有应验。”麻叔谋大喜道:“小臣能常保富贵,已为侥幸,如何敢有他望?偃王道:“将军虽不望,然此乃天数,决不能逃。当再三保惜,此刀刀之兆也。”麻叔谋道:“微臣愚蠢,不知刀刀是何缘故?”偃王道:“此乃天机,安可说破?将军但准备受用,明岁自然便知。”麻叔谋满心欢喜,忙拜谢受了玉玺,就要辞出。偃王道:“将军公冗在身,不敢久留,但所托坟墓,万望保全。”麻叔谋道:“大王请放心,小臣回去,即叫丁夫照旧筑完。偃王道:“若得如此,感将军之德多矣。”仍复叫两个童了送将出来。
  才走到廓下,只见许多官吏在那里造册籍。麻叔谋问童子道:“这些人造什么册籍,这等慌忙?”童子答道:“造的是天下盗贼的册籍。”麻叔谋道:“方今天下太平,哪有盗贼,要造册籍?”童子道:“数日之前,上帝有旨道:“新天子五年后当立,先要着盗贼群起杀戮一番,然后大定。故要造册籍以便稽查。”麻叔谋既得了国宝,又听见说新天子五年后当立,心下暗暗欢喜道:“莫非我有天子之分?”遂走进廊房,将那些造成的册籍,拿起来一看。只见上面一处一处写得甚是分明。上写着:
  杨玄感起兵于黎阳;
  翟让起兵于瓦岗寨;
  刘元进起兵于晋安,僭称皇帝;
  刘武周起兵于山后;  
  林士弘起兵于豫章;  
  朱粲起兵于南阳,僭号楚帝;
  汪华起兵于新安;
  罗艺据守于幽州;
  李子通起兵于海陵,僭号楚王;  
  高开道据守于北平;  
  张长悬据守于五原;
  邵江海起兵于岐州,僭号新平王;
  周洮据守于上洛;
  杨士林居守于山南;
  徐圆朗据守于兖州;  
  薛举起兵于金城,僭号西秦霸王;
  杨仲逵据守于豫州;
  张善相据守于伊汝;
  王要汉据守于汴州; 
  郭子和起兵于榆林,僭号永乐王;
  王德仁起兵于邺,僭号太公;
  李义满据守于平陵;
  綦公顺据守于青莱;
  窦建德起兵于河间,僭号长乐王;
  淳于难占据于文登;
  徐师顺占据于任城;
  蒋弘度占据于东海;
  王须拔起兵于定恒,僭号漫天王;
  杜伏威起兵于淮南,僭号吴王;  
  王薄据守于齐郡;
  蒋善合占据于郓州;
  李密起兵于洛阳,僭号魏公;
  左才相起兵于齐郡,僭号博山公;
  田留安据守于章丘;
  张青持据守于济北;
  臧君相据守于海州;  
  冯盎据守于高罗,僭号总管;
  梁师都据守于朔方,僭号大丞相;
  殷恭邃据守于舒州;
  周法明据守于永安;
  苗海潮据守于永嘉;
  孟海公占据于曹州,号录事; 
  周文举据守于淮阳,号柳叶军;
  梅知岩据守于宣城;
  邓文进据守于广州俚酋;
  杨世略据守于循潮;  
  冉安昌据守于巴东;
  宁长真据守于郁林;
  萧铣据守于巴陵。
  麻叔谋看了,大惊道:“如何有许多盗贼?”众官吏说道:“这才几个,还有许多,未曾造完。”麻叔谋还要再看,二童子说道:“天色晚了,不宜耽搁。”麻叔谋只得依了童子走出。不期才走到门前,忽然一阵阴风扑面卷起,只见阴风中有无数小孩子的鬼魂,一齐拥来说道:“麻叔谋哪里去?还我命来!”麻叔谋看见,吓得魂不附体。这正是:
  奸人不畏天,杀人当儿戏。
  狭路上相逢,却从何处避?
  不知众孩子鬼魂将麻叔谋围住,毕竟如何脱身,且听下回分解。
默认
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目录
  1. 背景
  2. 字体
  3. 宽度
夜间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| 友情链接| 版权申明|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按“版权保护投诉指引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6 wusong888All Rights Reserved
备案号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