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正文

第三十回 幸迷楼何稠献车 卖荔枝二仙警帝

隋炀帝艳史

作者:齐东野人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6/07/03
词曰:
  拭泪问造物,造物一何乖!尽道祸淫福善,暗里有安排。请看独夫残暴,为什刀兵水火,只作小民灾!惨血终日沥,劳骨何时埋!歌击壤,游鼓腹,安在哉?无情土木,不知磨碎几多骸!谩道江山将破,楼上清歌妙舞,犹自醉金钗。天意已如此,世事不胜哀。———调寄《水调歌头》
  话说封德彝领了催督钱粮旨意,便日日发文书到天下各郡县去催调。你想天下能有多少钱粮?怎禁得数年之内,这里起宫,那里盖殿,东京才成,又造西苑;长城刚了,又动河工;又兼开市征辽,也不知费过多少钱财!便有神输鬼运,也不够这样耗散。就能点石成金,也不禁这般泼撒。况这些小民出产有限,供给自家身口,尚且艰难,怎当得千苛百敛、无了无休!有的时节,虽然舍不得,还要保全性命,只得剜心割肝拿了出去,到后来没的时节,好也是死,歹也是死,便持着性命去为盗为贼。此时天下已十分穷困,怎禁得又兴大工!故这些穷百姓,没法支撑,只得三五成群,相聚为盗。这里一起,那里一阵,渐渐聚集起来,小盗遂成大盗。中间少不得有几个乱世英雄豪杰。故窦建德在漳南作乱,李密在洛阳猖狂;瓦岗寨有翟让聚义,山后有刘武周称雄。盗贼纷纷蜂起,炀帝全然不知,终日还只是严旨催造宫室。正是:
  民已归渊久,君犹为獭驱。
  不然千万世,何以只须臾。
  按下百姓纷纷为盗不题。且说项升在宫苑东边,选了一块高敞之地,终日命工调匠,照着图样细细的起造。只因宫室要造得精美,里边的逶迤转折处多,工程浩繁,把一个府库都调得干干净净,天下的骨髓都刮完了。整整兴了一年工役,方才制造得完。虽然费了钱粮,却也造得精工华美,穷极天下之巧。外边远望,只见楼阁高低相映,画栋与飞甍,隐隐勾连。或斜露出几曲朱烂,或微窥见一带绣幕,珠玉的光气,映着日色,都漾成五彩。乍看见,只道是大海中蜃气结成,决不信人间有此。到了里边,一发稀奇,正殿上花榱绣桷,不要说起。转进去到了楼上,只见幽房秘室,就如花朵一般,令人应接不暇,前遮后映,各有一种情趣。这里花木扶疏,那里帘栊掩映。转过去,只有几曲画栏,依依约约,折转来,早斜露出一道回廊。走一步,便别是一天;转转眼,就另开一面。前轩一转,忽不觉就到了后院。
  果然逶迤曲折,有愈入愈奇之妙。况又黄金作柱,碧玉为栏,瑶阶琼户,珠牖琐窗,富丽无比;千门万户,回合相通。人若是错走进去,就转一日,也莫想认得出来。真个是天上少,世间稀,古今没有。有诗为证:
  天子行宫幽且奇,琐窗绣户压雕帷。
  香风曲曲吹难到,碧月深深照不知。
  魂纵未销应断续,梦虽有主亦逶迤。
  君王尽日贪欢耍,行过回廓也自疑。  项升制造完了,忙请炀帝亲临。炀帝车驾一路行来,遥望见形势新奇,缥缈间就像神仙洞府一般,十分幽异,一片游魂,先引得悠悠荡荡。及到了里面,见锦遮秀映,万折千回。幽房与邃室婉转相通,一步步皆有花迎柳引之妙。炀帝游赏了半日,只见这里一派洞天,那里一片福地,竟不知身在何处,直喜得他七颠八倒,不知着落。因对项升说道:“你如何有这等巧心,真可夺天地造化之工矣!”项升道:“还有许多秘密之处,万岁尚未曾游到。”炀帝道:“却在哪里?”项升又将炀帝引了入去,左一穿,右一折,又不知有多少幽奇去处。
  到了一处,分明水穷山尽,不知怎么一曲,又有许多妙境,炀帝大喜道:“此楼曲折之妙,不要说世人到此沉冥不知,就使真仙来游,亦当自迷也。可取一名,就叫做‘迷楼’。”随叫项升领众宫人,细细地记认了来踪去迹,又叫左右传旨吏部,赐项升五品官职,又叫太监到内库支绢一千匹,赏与项升。项升谢恩,欢喜辞出。
  炀帝这一日竟不还宫,就自在迷楼中住了。随诏吴绛仙、袁宝儿一班美人来承应,又发诏选良家十二三岁的幼女三千,到迷宫充作宫女。又在楼殿上铺了四副宝帐,都是象床雕枕,绣褥锦茵,百般奇异服饰。在内又起四个美名,第一帐叫做散春愁,第二帐叫做醉忘归,第三帐叫做夜酣香,第四帐叫做延秋月。不分日夜,与众美人逞淫纵欲,只除了吃酒,其余无一时一刻不在四帐中受用。又叫宫女,将上好的水沉香、龙涎饼,四角上烧将起来,烟气霏霏,使外边望着就像云雾氤氲之状。炀帝常笑说道:“便是瑶池琼岛、神仙境界,料也不能过此。”不多时,幼女三千俱已选到。炀帝看了,就都是些乳莺雏燕,嫩柳新花,满心欢喜。都叫她穿上轻罗薄纱,打扮得袅袅婷婷,就如仙子一般,分散于幽房秘室之内,叫她焚香煮茗,伺候圣驾,不时游幸。正是:
  深宫幽邃日迷春,已觉风光萃此身。  
  尚有游魂销未尽,重教选入断魂人。
  炀帝自得三千幼女,欲心愈荡,便日日到各幽房去玩耍,快不可言。只恨这幽秘去处,都是逶逶迤迤,曲曲折折,穿花拂柳的径路,或上或下,或高或低,乘不得车,坐不得辇,抬不得肩舆,都要自家走来走去。炀帝日夜游幸,虽然快乐,也未免行走费力,然没法奈何,也只得罢了。谁知名利之下,偏有许多逢迎献媚之人。只因项升造迷楼,便做了美官,早又打动了一个人的利心。这人姓何名稠,原是献御女车与炀帝的何安的兄弟。因打听得炀帝宫中游幸,只是步行,他便弄聪明、逞奇巧,制了一个转关车儿来献。这车儿下面,用滚圆的轮子,左右暗藏消息,可以上,可以下,登楼转阁都如平地一般,转弯抹角一一皆如人意,毫无滞涩之弊。又不甚大,一人坐在上面,紧紧簇簇,外边的轮轨,一些也不招风惹草。又极轻便,只消一个人推了,便可到处去游幸。又制得精工富丽,都用金玉珠翠缀饰在上面,其实是一件鬼斧神工的妙物。正是:  莫道天工巧,人心有鬼神。
  谩愁宫径曲,请上转关轮。  何稠制成了,忙推到迷楼来献与炀帝。炀帝见了大喜,随坐在上面叫了一个内相推着试看,果然快便如风。左弯右转,全不消费人气力,上楼下楼比行走还快三分,炀帝喜之不胜。随叫何稠说道:“朕造这迷楼,幽奇深邃,十分可爱。只苦于行走艰难,今得此车,可以任意逍遥,皆汝之功也。”因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何稠奏道:“微臣叫做何稠。”炀帝猛想起说道:“朕向日初幸江都,有一个何安,曾献一驾御女车,此人可是一家?”何稠说道:“就是臣亲兄。”炀帝道:“原来就是弟兄,难怪此车造得巧妙。”何稠奏道:“向日臣兄所进御女车,取其宽大。只好途中御女,若要宫帏中用,还不见妙。容臣再另造一驾上用。”炀帝欢喜道:“但凡巧妙的,都制了献来,朕自当重赏。”随叫左右先取千金赐与何稠,俟御女车来,再加官职。何稠谢恩而去不题。  却说炀帝有了转关车,便叫一个小内相推了,终日在迷楼中行乐,就像嫩柳中一个黄鹂穿梭来往,也不知几时为日,也不知几时为夜,经旬履月,只是昏昏沉沉与众美人宫女淫荡取乐。一日,炀帝因请萧后赏花,多饮了几杯,醉后又被淫事伤了,次日忽然病起酒来;一个头就像有几十斤重的一般,再也抬不起来。心下只是泛泛要呕吐,睡在床上,十分难过。正是:
  吟诗快活愁,害酒风流病。
  莫言今日苦,昨夜却高兴。
  炀帝苦不过,忙叫袁宝儿将迎辇花拿了来闻,指望醒酒。谁知脾胃被酒淘坏,又兼淫欲过度,精神疲惫,支持不起。花的气力浅薄,如何解得满肚皮烂糟丘,正所谓一杯水救不得车薪之火。炀帝将花拿到鼻子上,闻了又闻,嗅了又嗅,全然没些应验。弄了一会,转觉恶心上来,只得把花丢去,依然睡倒。只睡到晌午时,忽思想闽中的鲜荔枝吃,随叫近侍去寻。近侍奏道:“这江都地方,去闽中二千余里,如何一时能有?”炀帝道:“你只传旨去寻,江都乃繁华之处,或者民间也有。”
  近侍不敢再奏,只得传旨叫三五十个内相,分头去寻。众内相领了圣旨,忙到都市中,东家也访访,西家也问问。都回说道:“不要说隔着两三千里路程一时不能得来,荔枝是秋天出的,如今方春,荔枝才开花,就到闽中,也不能有。”众内相寻了一会,没奈何只得折转身来回旨。刚走到宫门前,忽见一个道人,生得长长大大,一个道姑生得标标致致。两人都打扮做神仙模样,飘飘然从对面走来,手中拿了一把大掌扇,扇上写着两行大字道:“出卖上好醒酒鲜荔枝。”
  众内相看见,忙走上前问道:“老师父鲜荔枝在哪里?我们要买。”道人笑说道:“荔枝有便有,只是价高,恐怕你们买不起。”众内相笑道:“老师父要多少钱一斤,就买不起?”道人道:“俺这荔枝,与众不同,不论斤卖,要一千两银子一个。”众内相俱大笑道:“怎么就要许多银子?”道人道:“我说你们买不起。”摇着扇子便要走去,众内相慌忙拦住道:“老师父不要性急,一千两银子一个也是小事,你且把荔枝拿与我们看看。”道人道:“有了银子,便与你看。”众内相道:“老师父你不要看错了,这荔枝乃当今万岁爷要买,难道怕少了银子不成!你若只管争价,万岁爷晓得了,恼将起来,恐怕连性命也难保。”道人笑道:“俺们乃神仙弟子,方外之人,又不食他的水土,要管俺们,好一难哩!”众内相道:“你虽出了家,难道皇帝就管你不着?”
  道人正待开言,只见那道姑说道:“既是当今皇帝要,就送了他罢,何必只管争论!”众内相都喜欢道:“还是这位女师父说得有理,若肯送与万岁爷,万岁爷吃了欢喜,少不得也要赏你银子,决不白要。快拿出来,万岁爷等久,我们要去回旨。”道人说道:“既然要送,必须当面方见个人情。”内中有两个内相就要领他进迷楼去,又有两个暗暗说道:“你看这两个道人,都是随身衣服,单单薄薄,又没个篮儿罐儿,荔枝放在哪里;或者是听见我们寻荔枝,故意写这个招子在扇子上捉弄我们。倘然带了进去,一时没有荔枝,皇帝面前,不是儿戏的!”又有几个说道:“我们空手正难回旨。莫若且借他去搪塞一回,有荔枝没荔枝,现有扇子作证,料不是我们说慌,怕怎的!”在家都说道:“讲得有理。”遂一齐簇拥着道人同进宫来。
  到了殿上,留几个看守道人,分几个进去报与炀帝。炀帝此时渴想荔枝,恨不得一时到口,却又自料必无。忽听见两个道人有的卖,心下十分欢喜。又说道:“既是道人有,卖也罢,送也罢,何不竟拿进来与朕吃。”众内相奏道:“道人扇上虽写着出卖,却二人都是空身,不知放在何处?及问他取,他只说要亲见万岁方有。奴婢等没法,只得奏知万岁。”炀帝听了,只得忍着头眩,叫众美人扶在转关车上推了出来;到得殿上,只见许多太监簇拥着一个道人,一个道姑,立在阶下,炀帝定睛一看,只见那道人,生得魁伟轩昂,飘然有出世之姿,与寻常的黄冠羽士,大不相同。怎生打扮,有《西江月》一首为证:
  柳叶云巾荡漾,梅花鹤氅翩跹。黄丝绦子带云烟,草履天涯踏遍碧眼一双湛若,长髯三缕飘然。分明琼岛散神仙,不得道人颜面。
  炀帝再将那道姑一看,虽道妆雅素,不点铅华,然一种婷婷仙骨,自胜似人间万万。也有《西江月》一首为证:
  姑射紫芝作骨,瑶池白雪为肤。丹霞缥缈貌仙姑,不许红尘点污。青汉行来风驭,碧天归去云扶。伴她明月不嫌孤,别有玄中夫妇。
  众内相看见炀帝驾到,随将道人、道姑拥上殿来。他二人见了炀帝,也不行礼,只将两只手合起来,把腰略弯一弯,头微点一点,说道:“道人稽首了。”炀帝道: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你虽然是玄门弟子,见朕也该行个大礼。”道人道:“野人行礼不惯,望陛下恕罪。”炀帝道:“这也罢了。朕今日病酒,偶思鲜荔枝,你既有的卖,可拿出来,朕买你的。”道人道:“陛下的帑藏有限,不消买了,贫道相送罢!可将盘子来盛。”炀帝因想荔枝甚急,也不管他语带讥讽,随叫左右拿盘来盛。左右慌忙取了一个白玉冰盘,用双手捧到道人面前。道人也不慌,也不忙,随将手到袖中去一个一个取将出来。不多时,早取了一盘,都就像枝上才摘下来。左右献与炀帝,炀帝仔细一看,只见:  金盘滴滴排朱果,红壳莹莹裹玉浆。
  不独桃花好颜色,脂凝膏滑有余香。
  炀帝看见颜色红鲜可爱,满心欢喜。随叫美人用纤手剥了来吃。剥开时,就如水精,吃在口里,就如绛雪。到得舌上,不消咀嚼,便都化了,其味馨香,甘美异常。炀帝吃了一个又一个,须臾之间,一盘有三五十个,不觉都吃完了,甜甜美美,喜不可言。一霎儿满腔宿酒都不知往哪里去了。炀帝心下十分爽快,随对道人说道:“这荔枝十分鲜美,你道人家如何得有?”道人笑道:“陛下说差了,道人家的乾坤原大,帝王家没有的,自然是道人家有,怎么讲如何得有?”炀帝笑道:“惯是道人家要说大话,你偶有了几个荔枝,便连朕帝王富贵都褒贬起来。你且看朕这迷楼中,是何等富贵,不要说你两个云游道人,梦也不曾梦见,就是世间真真有一个神仙,实实有一个蓬莱阆苑,恐怕也到不得这样田地。”道人笑道:“古语说得好:冰虫不可言夏,蝼蛄不知春秋。陛下不曾认得神仙,如何知道神仙家的受用。今日守着这几间木雕泥画的房子,便夸张做偌大事业,不知入了俺道人们眼中,只好付之一笑。”炀帝笑道:“这些套话儿,都是道人们在山谷中,啃草根树皮时,演习来的,料想富贵无分,不如转把富贵说坏了倒还好听,也还好哄骗愚民。若使这些繁华富贵真叫他受享半日,只怕魂要断、骨要消,这张寡嘴再开不得了。”
  说罢,对着众美人哈哈地大笑起来。道人道:“陛下说的都是假的,若以俺两个道人看来,这些不耐久的膏脂,容易尽的锦绣,就要把人迷惑,还只怕不能够。”炀帝道:“真与假一时也辨不出。只朕这迷楼中,有一十二重台阁,二十四座亭池,三十六间秘室,七十二处幽房,一百零八所雕闱,三百五十六层绣闼,还有无数的曲槛回廊,还有许多的朱栏翠幌,内中千门万户,都是婉转相通,逶迤相接。朕常说就有真仙来游,亦当自迷,故起名叫做迷楼。你两个道人,既会说大话,必定有几分手段。朕今日就与你打一个赌赛何如?”道人道:“陛下要打什么赌赛?”炀帝道:“就与你赌游迷楼。这迷楼中,你若有本事,一层层,一处处,都去游遍,不许少了一间,不许重了一处,走得进去,又转得出来,清清白白毫不昏迷,朕就认你是真神仙,另盖一所观宇与你住,岁给禄米千石,免你云游抄化之苦。若是进不去,出不来,转的头昏眼花,那时却不要怪朕,就问你一个狂言罔上之罪,剥去道衣,发回原籍,养马当差。这个道姑还生得俊俏,便要没入宫来,备朕的枕席。”
  道人听了,嘻嘻地笑着,连说道:“这个使得,这个使得!”只见道姑对道人说道:“我们好意送荔枝与他,他倒胡缠,说起疯话来。此时唐天子在晋阳楼上,与旧宫人吃酒作乐,兀自不知,却要思想别人。我们何不去了,只管在醉人面前说醒话怎么!”道人道:“游戏片时,却也无碍。”炀帝听了,对众美人大笑说道:“他们思量要走了,如今却怎生去得!”随叫近侍催促去游。正是:  君王不识神仙妙,苦认繁华当一奇。
  好似花房蝴蝶恋,不教春色与人知。
  不知道人与炀帝赌游迷楼毕竟谁赢,且听下回分解。
默认
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目录
  1. 背景
  2. 字体
  3. 宽度
夜间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| 友情链接| 版权申明|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按“版权保护投诉指引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6 wusong888All Rights Reserved
备案号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