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正文

第四回 春娇定计在桑间 婆子遣书招玉郎

浪史奇观

作者:风月轩又玄子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6/07/03
集唐:
  人生争望四时景,看月连娟恨不开;
  世上农花和地种,日边红杏倚云栽。
  不是爱花如欲死,只恐花尽老相催;
  今夜书斋好明月,嫩芯商量细细开。
  话说文妃接过一看。你道上写着甚的书,道:
    素先再拜,奉达文妃:
     可人妆次,前往中途,遥接尊颜,恍疑仙子,猿马难拴,
  千金之躯,虽未连袂,而夜夜梦阳台,久已神交矣。幸唯不
  弃,敢走数字相闻。
  文妃看毕,自思道:“他也有我的心哩,不枉了我这番心肠。”便把书儿藏在袖中,对着婆子道:“没正经的。”
  婆子笑道:“想是哄我。待吾再与别个一看。”便来袖中取那柬帖。
  文妃抢任,死不肯放,道:“婆婆,这里不是说话去处,吾与你到房里去,那时还你。”
  两个拖拖拽拽走到房里去。文妃却唤走使的都出去,只留一个心腹使女春娇,与那婆子三人立着。
  文妃道:“我有心腹事对你两个说,你若成得,自有重赏。”
  两个道:“你说出来,却是喜的。”
  文妃道:“这个梅相公,吾也看上了他,他也看上了我。这封柬帖,是一封私书。”
  婆子对着春娇道:“这事有何难处?但要重重赏赐吾两个,保你成就。”
  文妃道:“干娘,只依着你便了。”
  婆子道:“他既有这封书,娘子可写一封回书,约他一个日期。只是一件,没有门路貂来,是怎么好?”
  春娇道:“不妨,后门赵大娘,只有女儿两口,便是藏得的,近晚留在房里,与娘娘相会,却不是好。况这赵大娘,平日又是娘娘看顾的,把这一段情由,与他说了,再把四五两银子与他,保着无辞。”
  婆子道:“这个却好。”文妃道:“既然如此,你便与他说。”
  一到赵大娘家里,只见大娘手持银钗,一股坐在那里沉吟。
  春娇向窗前叫一声:“大娘!你在这里看那钗何用?”
  大娘说:“吾娘女二人,做些女工不能过活,谢娘娘时时周济,愧没甚相报,不好再去缠他。今日缺少鱼菜,要将此钗去当,所以沉吟。”
  春娇就笑道:“凑巧,凑巧,吾有些银子,借你用何如?”便将五两银向桌子上一丢。
  赵大娘忙说道:“你哪里来的?”
  春娇抱着大娘耳朵,轻轻说道:“如此如此。”
  大娘思量了半晌,说道:“不妨,只是银子不好受得。”
  春娇把银子向大娘袖中只一推,连忙便走回来。微微笑道:“娘娘他已应允。他道平日得了许多看顾,今日怎么好受这个银子呢。是我再四推与他,只得承受了。”
  文妃道:“好个干事的丫头,后日好好寻一个丈夫与你。”
  春娇笑道:“相公吾也瞧见了几次,也爱他几分。后来倘有一点半点,娘娘不要吃醋,便是赏赐了。”
  文妃道:“小丫头,休要弄舌。”遂取金凤笺一方,写道:
    妾李氏敛衽百拜,奉答彦卿郎君尊前:
     人生欢乐耳,须富贵何为,妾命薄,天不我眷,不以妾
  与郎君作佳儿妇,顾态俗子拈酸作对,岂不悲耶!一见芳容,
  不能定情,适读佳翰,惊喜相半,期约在后日十三夜,与君
  把臂谈心,莫教辜负好风光也。
  谨奉香囊以示信
  写毕,用着娇娇滴滴的手儿,去拿着风风流流莺莺烧夜香囊儿,并做一对,又取出白银四锭与那婆子,道:“这个权做买茶吃。你去对梅相公说道:‘你也有心,我也有心。后日吾相公入郡去友家祝寿,可来一会。’”婆子道:“感谢许多银子。我自去传付与他。”
  话毕自去了。
  文妃又买了春娇。自去睡着闭了眼。想道:“好冤家,得他来把那好卵儿放在屄里,再不许他停顿。直弄杀他便了。”
  想了一会,把一个枕头儿拥定,亲一会。牝户发痒,着实难熬,又勉强按定。
  那日王监生不在家里,在朋友家饮酒。直至二更方回。那妇人熬了半日,正待丈夫归来,扫一个兴。不意丈夫吃醉,行不得了。妇人把这柄儿含一会,咬了一口,自家去里床睡了。
  方才合眼,只见浪子笑嘻嘻走将进来。妇人道:“心肝,你来了么?”
  浪子应了一声,脱去衣服走到床上,就要云雨。那妇人半推半就,指着丈夫道:“他在这里,不稳便,吾与你东床去耍子儿。”
  浪子发怒望外便走,妇人急了,双手连忙拥住,睁开眼看时,却原来一梦也。拥的便是痴醉不醒的丈夫。
  文妃把丈夫摇了两摇,只是不醒。文妃叹了一口气,痴痴迷迷,半睡不醒的过了一夜。
  次日监生备了礼金,吩咐了家里,竟下解去了。话分两头说,这张婆子拿着香囊柬帖,迳到浪子家里来,浪子领到他房中去问,道:“事体如何?”
  婆子道:“只管取谢金,买喜酒吃去。”
  浪子道:“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。我既说出,决不负你。”
  婆子便把那细数根由,一一说了。道:“叫你到后门赵大娘家等候。”却把香囊书帖付与浪子,道:“这不是容易得的。”
  浪子接得过来,如同珍宝。笑吟吟的,拆开看了。这个香囊儿,便爱杀了。
  又看了这书,道:“生受婆婆了,谢天地,今日打扮着,做新郎去也。”
  两个却就分别,不觉的过了一日,又是一日,正是十三日了。正是:
  窗外日光弹指过,席间花影坐时移。
  毕竟当期,可曾去也不去?且听下回分解。
默认
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目录
  1. 背景
  2. 字体
  3. 宽度
夜间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| 友情链接| 版权申明|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按“版权保护投诉指引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6 wusong888All Rights Reserved
备案号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