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正文

第九回 大娘哄诱裙钗 春娇耍弄书生

浪史奇观

作者:风月轩又玄子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6/07/03
闻鹌鹑:
  小丫头家,口没遮拦,
  一味里的言语,伤残走了机关,好不羞惭。
  趁着这绿窗人静,云雨巫山。
  他做了半腰裹的饶头,你做了一怀儿的添番。
  次日赵大娘,把浪子锁下房,或遇早饭中饭,开了门时,依旧锁了。你道他们作怪的事,也是春娇的造化。白白里拾一个好表子。
  那日只见春娇急奔奔的跑到大娘家里来,对着大娘道:“借个泉褒用用。”
  不想这个泉褒真是缘分,偶然却锁在下房。
  那妇人自想道:“要说在下房,开门时,却不露了那人。要说没有,他决不信,那时也瞒不过了。索性把春娇也做一会罢。”
  对着春娇低低道:“娇姐,吾有一句言语,对你说。”
  春娇道:“说甚的?”
  妇人道:“梅相公想你哩。”
  春娇道:“想我甚的,莫不是想谢我也。”
  妇人道:“想你云雨。”
  春娇道:“这个怎么使得?”
  妇人道:“你说哪里话,正主儿尚然如此,何况走使的,吾此是没丈夫的,你也是没丈夫的,两个病则一般,你吾真人前说不得假话,逞着梅相公这个好主仪,大家干一会,却不是好。”
  春娇低着头道:“梅相公像是标致的,但恐被人观破。”
  妇人道:“此事只是你知我知,有谁观破。”
  春娇道:“如今相公在哪里?”
  妇人道:“在这下房。”
  春娇道:“怎么在下房?”
  妇人道:“因为你走来,恐人瞧见,故此锁在下房,吾正欲寻你,你正来得好。”
  春娇却不开口。
  妇人道:“泉褒在下房,你去则屋等着,我把这泉褒与你便了,却与他相见。”
  春娇点头便去等着,妇人开开房门,对着浪子道:“春娇来了,你也药他一药,不然走了风声,许多不好看相。”
  浪子道:“正没消闲处,叫他进来。”
  当时妇人把泉褒与春娇使了。
  却送春娇到下房去,依旧锁了这门,走将出来。
  话说这浪子,见了春娇,道:“多谢娇姐扶持,今日何缘得遇,小生特以白玉一枝奉酬。”
  春娇道:“我们主人不是好惹的。”
  浪子道:“休得撒清。”
  便把自家裤儿脱下,只见那件东西,直坚起来,便似白玉一般的。春娇就按捺不住,把衣服都脱去,两个上床来。
  浪子把麈柄送进去,不甚紧难,直到深底,想道:“李文妃时常弄的,倒也紧俏。春娇不过寻两个私偷偷,怎么倒也容易,这原故所不同的,不要怪他。”
  却说这麈柄送了进去,着实抽送,送到得意处。浪子麈柄一送,女子牝户也是一迎,迎送了三千多回。
  那女子头晕身乏,却迎不得,只凭浪子送了房中,滑腻如油,麈柄便按顿不住。把春娇两脚丢在肩上,又着实抽了二千多回,一泄如注。
  春娇自觉困倦,咿咿的道:“怎般有趣,大卵儿怎么叫我娘不爱他,若是干了一次,凭你恩爱夫妻也都丢了,娘娘自从那日与你弄了一会,日日思想,夜夜做梦里,只是没有空儿会你。”
  浪子道:“吾也是这般,只是怎能够再会一会?”
  春娇道:“后日相会,不要说起看见相公,恐生疑虑。”
  浪子道:“依你说得是。”
  两个话了两刻。春娇穿了衣服,重梳着头儿,叫开了房门去了。那妇人依旧把门锁了,等晚开门不题。
  正是:
  着意种花花不活,无心栽柳柳成荫。
  毕竟后来,又有怎的异事出来?听下回分解。
默认
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目录
  1. 背景
  2. 字体
  3. 宽度
夜间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| 友情链接| 版权申明|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按“版权保护投诉指引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6 wusong888All Rights Reserved
备案号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