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正文

第十七回 梅生用金寻媒妁 钱婆定计谋贞女

浪史奇观

作者:风月轩又玄子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6/07/03
集唐五言律:
  寒仓江村路,处处见花稀;
  湖里鸳鸯乌,双双他自飞。
  永怀愁不寝,佳人兴我违;
  不知清藏月,欢赏暮方归。
  却说潘素秋,原是名门之女,与李文妃结拜的姊妹,生得体态,是如姿色艳丽,守寡在家,并无一点差讹,家中方不甚当,只有两个丫鬟,一个男仆与一个妇人,另有家人,各令自立门户,经营生意去了,门首侧边有一个那媪,也是寡妇。
  这个便是朝暮出入的。那婆子已自访得也确,一旦走到钱婆家里去,问道:“婆婆在家么?”
  只见婆子走将出来,行礼罢。问道:“相公贵姓?为甚公干?相辱老媳妇。”
  浪子道:“俺是梅谏议的公子,欲寻一房姻事,相来拜问。”
  婆子道:“原来是梅衙内,老媳妇有失迎候了。”
  便请浪子坐定,托出一杯茶来,浪子吃了。
  婆子道:“这房亲事,老媳妇已在心上。有了,老媳妇便来回覆相公。”
  两个说了个回,浪子临别把一锭银子送与婆子,道:“权做茶费。”
  婆子再三推却,浪子坚意与他,他便受了,致谢不尽。
  隔了一日,浪子又到他家,只见婆子正在门首,按着坐定,浪子道:“可有好亲事?”
  钱婆子道:“甚难。”
  难得话妾,又托出一杯茶来吃了,浪子临别又取出两锭银子,送与婆子。
  婆子又不肯受,浪子道:“些小薄意,何足推却。”
  这婆子爱的是银,见浪子说了,即便领受。
  又一日,浪子叫一个小厮,托了两疋绸缎,又自来送与婆子。
  婆子道:“连次承收相公厚礼,今日又怎的受这缎子。”
  浪子道:“是我专心制来送与你的,你今不受,可不枉了一番心意。”
  婆子只得受了,自想:“他连次送与我这银缎,必有缘故,且慢慢待我留心,吃些酒缓缓问他。”
  婆子便去买办东西,留着浪子。
  浪子道:“这个真的便不得。”再不肯住。
  婆子苦苦的留着道:“你不受我酒,我不受你银缎了。”
  浪子方才应允,发付了小厮去,自家与婆子坐定,两个三杯四杯,言言语语说这姻事。
  婆子道:“相公这姻事,必须门当户对,方才配得相公过。”
  浪子道:“这也不论,只图着容貌便了。”
  婆子道:“如今有姿色的绝少。”
  两个聊说了一回。
  浪子道:“那个墙门里,却是谁家?”
  婆子道:“是陆家,这官人与浪子同庚,十七岁毕姻,十八岁官人便无了,只留着一个娘子,守寡在家。”
  浪子道:“吾前日在门首经过,见一个绝美的小娘子,年方二十多少,想就是他了。”
  婆子道:“正是,也年止二十一岁。”
  浪子道:“吾前日见了这个娘子,思思的想了一月,不想就是的,吾若娶了这个一般的,便死也罢。媒人谢仪一百两雪花。”
  那婆子是爱财帛的饿鬼,见他说了一百两谢金,便动了心火,道;“似他一般的到少,相公准出一百两谢仪,待老媳妇就谋他来,与相公偷一下。”
  浪子就写一个票与婆子,婆子道:“相公是真了。”
  浪子道:“怎么不真,只是不知何能谋得他来?”
  婆子道:“偷妇人要诀,却有那几件。”
  浪子道:“甚的几件?”
  婆子道:“第一件计较;第二件容貌:第三件钱钞;第四件货物,如今相公这三件都有,只是没有计较。”
  婆子想了半会道:“有了。”
  浪子道:“却是当的妙计。”
  婆子附耳道:“只是这般这般便了。”
  浪子大喜道:“不图今日复见陈平。”
  正是:
  虔婆排下牢笼计,那怕冤家不聚头。
  毕竟不知甚的计较,且听下回分解。
默认
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目录
  1. 背景
  2. 字体
  3. 宽度
夜间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| 友情链接| 版权申明|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按“版权保护投诉指引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6 wusong888All Rights Reserved
备案号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