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正文

第二十回 潘卿一度一愁 梅生三战亡一败

浪史奇观

作者:风月轩又玄子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6/07/03
歌仿古韵:
  昨宵偶听梅花语,尽道海棠堪风雨。
  晓来移步出兰房,玉壶即拣一枝凌。
  果然娇娇容貌好,如何条忽便颠倒。
  佳人斜立笑吟吟,耳听不如一见真。
  玉壶还放枕儿边,空有娇客不耐烦。
  话说浪子见素秋,果然艳媚无比,却就心痴意迷,不觉麈柄直竖,急忙脱了衣服。
  那素秋是个久旷的怨女,又见了这件大话儿,怎不动兴,却又故意作难,不肯脱衣,道:“待两个丫鬟睡着,那时方可脱衣。”
  浪子只得停了一回,素秋裤裆中,骚水暗暗淋漓,着实难熬,却又披住,到来摩弄麈柄,道:“好个大卵,好个光卵,好个白卵,好个嫩卵。”
  把麈柄亲一会;摩一会;称一会,弄得浪子翻来覆去,着实难过,道:“心肝,快把屄来精一个,不然即便死也。”哀求了半晌。
  素秋道:“衣服便去了,只是再停片时,不许就放进去。”
  当下素秋脱了衣服,露着话儿,叫浪子抚弄,浪子看时,只见那话儿,果然生得有趣,白嫩无比,却是腐花儿,略有几根短毛,户边却有一痣,素秋闭着眼,只凭浪子摩弄,那浪子熬当不过,便把麈柄望内着实一送,户中满塞得紧。浪子狠命送了二三十次,不觉大泄如注。
  素秋道:“好没用也,却是一个空长汉子,怎么便泄了,我丈夫多则三五百抽,少只二三百抽,我尚嫌他不久,你却更没用哩。”
  浪子道:“不干我事,却才被你担搁多时,姑此泄得快些,第二次管教你求和告饶也。”
  素秋道:“便依着你,只看第二次,决一个胜负。”
  说话间,麈柄又举,浪子推进去,着实又抽,那妇人被这大东西,点着花心,更觉饥渴。向久,一见奇男子,便如饿虎一般,把一脚勾在栏杆上,一足勾住腰,只望上乱挺。
  噫!这个便是魂飞天外,魄散九霄,浪子道:“姐姐,只亏你孤了许多年也。”
  那时浪子,一来兴浓,二来当他挺不过,却又大泄。这妇人那里煞痒,正好销时,只见上边浪子看了,素秋大惊道:“这又是怎的?”
  浪子应道:“姐姐,我如今实在战你不过了,从来不曾狼狈,今日怎的却败了两次了,如今这一次,决然叫你出乖露丑。”
  素秋道:“只是这般,怎能够煞,吾与你也罢,再看你第三次。”
  浪子把话儿弄硬了,扶起素秋两足,架在臀弯上,着实抽送。这妇人咿咿呀呀,身体不时一抖,这时妇人干到酣美处,拟动了筋脉,便如冷水一浇,身体不觉一抖。当下浪子抽到四千多回,一泄直喷进去,这妇还不尽兴,先是浪子叫罢,也当他输了,那妇人正把话儿锁一回,扭一回,日内不住的唧呜呀呀,只见他卵儿一动了,惊道:“又怎么?却早三遭儿也。”
  浪子道:“我弄实干不得了,待明晚叫你尽兴也。”
  素秋却不肯住,把柄儿弄了一时,那柄儿却连败了几次,就把他当做亲爷,叫他也不硬起来,便硬起也就痿了。
  素秋只得住了,道:“你明晚早些来,尽吾兴也,只是今日这一日,便如一年,怎的过得。”
  两个正说间,不觉的鸡鸣了,浪子连忙披衣道:“你不消起身了。叫丫鬟起来开门,吾自去也。”
  素秋道:“你慢慢哩走,你看外边风儿,谨慎些。今晚可早些来,莫叫失信也。”
  彦卿道:“理会得。”
  两个各自别了,丫鬟闭着门,自去安置不题。正是:
  晓月暂飞千树丛,等闻候又送郎归。
  毕竟次日又是怎的?且听下回分解。
默认
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目录
  1. 背景
  2. 字体
  3. 宽度
夜间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| 友情链接| 版权申明|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按“版权保护投诉指引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6 wusong888All Rights Reserved
备案号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