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正文

第二十八回 梅彦卿开门揖盗 陆闰儿暗里偷闲

浪史奇观

作者:风月轩又玄子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6/07/03
集唐五言律:
  玉树春归日,飞飞蜂蝶多;
  承恩恣欢赏,喜色如相过。
  笑出花间语,娇来竹下歌;
  莫教明月去,留着醉嫦娥。
  话说浪子,一夜对着文妃道:“吾走陆珠房里去便来。”
  文妃道:“你去便去,不要被他弄伤了。”
  浪子道:“不打紧。”
  浪子抽身便走去,那文妃便侧耳听着。说:“浪子走过房中未?”
  只见陆珠正脱得赤精了,上床睡着。浪子见他雪白样好个身儿,雪白样好个柄儿,雪白样好个臀儿,十分兴动。
  麈柄直竖,道:“你便仰面睡下,如妇人一般的干你,却不有趣。”
  当下陆珠仰面睡下,竖起两股超在臂上,将麈柄投进去,闹了一会。
  浪子道:“好快活,好有趣。”
  引得陆珠这柄儿,也是狠狠的精水微流,道:“相公,如今有了贵人,陆珠不足数也。”
  浪子正在兴动,便道:“他终是女人滋味。”
  陆珠道:“相公不要不知足,这个强似男风的滋味哩。”
  浪子道:“你哪里晓得。”
  陆珠道:“甚的看不出。”
  浪子快活道:“委实这个话儿比你还紧一分哩。”
  当下陆珠话到投机,精水即便直流,浪子见他模样十分爱惜,道:“吾两个热闹,你这里可听得些风声儿么?”
  陆珠假道:“没有甚么声。”
  浪子又问道:“你委实听得也不听得。”
  陆珠才说道:“也有些。”
  浪子道:“你可瞧一瞧么?”
  陆珠道:“你两个是贵人,我便是是使,我怎敢瞧着。”
  浪子道:“他是吾妻,你是吾妾,瞧也不妨,你这个好模样,就让你耍,吾也舍得与你。”
  陆珠佯惊道:“相公怎说这话儿,陆珠一死犹轻。”
  浪子道:“难道你不动兴,不爱他?”
  陆珠道:“纵使爱他,纵使动兴,也是没用。”浪子道:“吾使与你一次。”
  陆珠道:“感承相公美意,只是贵人不肯,反惹祸端。”
  浪子道:“只是这般便了。”
  两个一头说,一头干,乒乒乓乓的闹了一会,泄了,浪子起身便走上房来。
  说那文妃侧耳而听,只听唧唧嚷嚷,咿咿呀呀,也不觉动兴,但不知两个说甚的言语,想道:“不过说些风流话儿便了。”
  又想道:“这个陆珠,但见模样标致,不知话儿是怎的?”
  想了一会,只见浪子拖着粗粗长长的麈柄,满柄滑润,文妃见了一把拉住,含在口中。吮咂一回道:“你两个干了许多时,又说甚话儿?”
  浪子捧住文妃,道:“心肝,你问吾怎的,吾自别了姐姐,走到下房去,只见他正脱衣上床,吾见他遍体雪白,如妇人家一般的可爱,便十分兴动。叫他迎面睡了。将双膝勾在臂上,插这东西进去,他也动兴,一张卵儿硬着不住的动,精水直流。吾道你这张卵儿,只少一个妇人干干,因此两个戏了一会。”
  文妃道:“他卵儿怎的模样?”
  浪子道:“他的小吾一分,却会运气,如运了气使大吾一分,吾也不知。一日说话里,他道:‘吾会运气,运了气便比相公的更大一分。’把妇人牝户胀满,通宵不倒,干得妇人死活不顾哩。”
  文妃道:“却又强似你了。”
  浪子道:“直个强似我了,心肝你这屄儿等他干一干,只恐你快活死了。”
  文妃着了兴,便闭着眼道:“不许说了,吾两个自弄一会者。”
  那麈柄也自硬起,送进去恨命抽送,当下文妃快活,难过不觉的道:“陆珠好儿子弄得老娘快活哩。”
  浪子只做不知,抽送不耳,抽了四千多回,便觉精来,疾忙抽出道:“吾去吹灭灯火来也。”
  浪子起身吹灭灯火,走进下房去换着陆珠上来。文妃道:“心肝,吾熬不得了,快些插进去。”
  陆珠故意延缓不送进去,引得文妃没搔痛痒,反覆哀求,其个好光景。
  正是:
  云雨今归何处去,黄鵰飞上海棠花。
  毕竟这回怎生结果?且听下回分解。
默认
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目录
  1. 背景
  2. 字体
  3. 宽度
夜间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| 友情链接| 版权申明|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按“版权保护投诉指引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6 wusong888All Rights Reserved
备案号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