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正文

第三十回 陆珠儿今番输却 李文妃临别牵衣

浪史奇观

作者:风月轩又玄子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6/07/03
集唐:
  莫木知春不久归,百般红紫斗芳菲;
  扬花榆荚无才思,惟解漫天作雪飞。
  故园此去千里许,出门妻子强牵衣;
  此时愁思知多少,暂时相赏莫相违。
  却说当下文妃见陆珠猖狂,不顾性命,便知来意了。道:“闰哥你来吾床上。”
  陆珠闻言即便走来,小雪怏怏不已。却说陆珠跳过床来,文妃又将麈柄含了一回,陆珠自觉难过,道:“心肝,我要泄了,你把屄来受了。”
  文妃即便移身后受,紧紧的锁住,着实望上两锁。陆珠觉道欲泄,只望忍住,望后更退,那当这支妃紧紧箍定,却退迟了,哪里忍得住,不觉泄了一大半。
  陆珠当时意欲慢慢停一会儿,送进去,不想这妇人当时望上一套,将柄儿滑的套进去。陆珠自觉快活难过,身不自由,哪里运得甚气,狠命再送。被这妇人将左筋一勾,不觉泄透了,滑都都的滚将出来。
  文妃笑道:“你今番输了么?”
  浪子道:“今番真正输了。”
  陆珠道:“却被你用计智了。”
  当夜陆珠不打紧,废尽筋力,连泄几次,病根已渐埋伏矣。是夜都自安置不题。
  次日浪子梳洗毕,只见院子传报道:“淮西濠川司农老爷家,有书请相公。”
  文妃道:“司农是谁?”
  浪子道:“是铁木朵鲁,他父亲曾做到平章政事同知枢密院事,与俺先谏议结拜为兄弟,情胜骨肉。他父亲先亡了数年,俺父亲也便仙逝。这铁木朵鲁是平章的儿子,大我七岁,如今做到司农丞,我叫他哥哥,还是幼年相会直至而今,特来请我。”
  文妃道:“你去几时便回?”
  浪子道:“我去便回,就干些功名与他计议者。”
  文妃道:“须是及早便回。”
  浪子道:“吾急切便回者,须留着陆珠陪你。”
  文妃道:“惶愧。”
  当下浪子即收拾起程,文妃抱定浪子。道:“吾只爱你。”
  便将浪子裤儿扯下,捧着麈柄连亲了四五口,道:“心肝,你一去,不知几时回家,今日与你送行者。”
  浪子见他温温存存的,将麈柄摩弄,又见玉容丽也动了兴,硬着玉茎道:“心肝儿,你便脱去裤儿,待我弄一会儿。”
  文妃即便脱却裤儿,赤着光光的屄儿,两个就抱上床驾起威风,一送一迎,文妃闭着眼,叫:“阿呀好快活!阿呀好快活!死也!死也!”
  浪子弄得兴起,不能禁止,两个闹了一个时辰有馀,阴精却来了许多,这些被窝衣服,都湿透了。文妃坐起,将麈柄舔刮干净,摩弄了一回,道:“你割这卵儿放在屄里,你便去罢。”
  浪子道:“活的便有趣,死的要他何干?”
  文妃道:“死的强如没有。”
  浪子道:“陆珠陪你,便陪的过了。”
  文妃道:“吾只爱你不爱陆珠,你在家里,吾便与陆珠耍子,你去后吾再不与他弄了。”
  浪子道:“你不要撇清了这分甚眼前,背后吾自有日回,耐忍不得,陆珠也好用用。”
  二人笑了一回,换着衣服。
  文妃道:“千万早早回来,吾朝暮盼你者。”
  浪子道:“吾疾忙便回者,不须叮咛。”
  话毕,自收拾行李,起程不题。此一去有分教,翻江搅海,再弄风月。
  正是:
  千杯绿酒何辞辞,一面红妆恼煞人。
  毕竟此去做出其事,家中又是怎的?且听下回分解。
默认
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目录
  1. 背景
  2. 字体
  3. 宽度
夜间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| 友情链接| 版权申明|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按“版权保护投诉指引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6 wusong888All Rights Reserved
备案号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