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正文

第三十一回 荷花池风流戏谑 濠州城故人相见

浪史奇观

作者:风月轩又玄子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6/07/03
集唐七言律:
  江南风景复何如,柳边风去绿生波;
  莫言春度芳菲尽,别有中流采文荷。
  花迎喜气皆如笑,鸟识欢心亦解歌;
  共君今夜不须睡,待月西楼卷翠罗。
  话说浪子,宅后有一园名:集翠园。园内有荷花池,池内有四五处石楼,夏天荷花盛茂,绿叶高耸成荫,台上可以洗澡。一日,文妃同着春娇、小雪走到园上,关着园门,遮遮掩掩走到荷花池边。水阁风亭,只见缘荫中有人洗澡,叫春娇打一看时,不是别的,正是陆闰儿。
  文妃便去看他,只见满身识白,玉茎倒垂,在石台上弄水耍子。见了文妃,即便把手招道:“你可来也。”
  文妃一见,心忙便道:“吾也要来。”
  陆珠便撑着小小的采莲舟儿,彷到半边。文妃脱了衣服便登莲舟,陆珠又撑到石台,文妃也去了裤儿,靠在石台之上。
  那陆珠道:“我来与你洗个浴儿。”
  陆珠便将水儿撮上来,即向牝户摩弄,戏道:“多渑一渑。”
  弄得文妃阴处胀狠,骚水颇流。笑道:“心肝,乘着这好去处,俺两个做一满怀。”
  陆珠便取湘妃椅,摆在台上,叫文妃仰面椅上,肩架两足,投入麈柄,两人大闹,弄得遍体汗流,忽遇一阵香风,清凉可爱。
  文妃笑道:“好个热卵,少不得有阵凉风。”
  说罢,两个欲兴如火,一来一往,狠命送迎。文妃快活无比,阿呀连声,陆珠遂将津唾送过口去,道:“放尊重些。”
  文妃道:“吾要死了,性命尚不知怎的,那里时得尊重也。”
  两个热闹多时,文妃口中胡言乱语。陆珠也不问他,狠命抽了一会,也觉快活难熬,阳精大泄,流到池中许多。金色鲫鱼乱抢,吃了都化为红白花鱼。如今六尾花鱼即此种也。
  文妃笑道:“这些鱼儿也多爱你,怎的却就化了花鱼也。”
  陆珠笑道:“嫂嫂,你便不知,人有不同,若是风流俊俏的人,他这一点精液,凭你丑妇吃了也多化为艳女,况这鱼儿。”
  文妃笑道:“心肝,这精儿真个好妙药也。”
  便去含弄龟头,弄得陆珠死去活来。大叫道:“来了。”
  不觉放了文妃一口,文妃都咽了。笑道:“如今吾也化为艳女子。”
  两个戏罢,将水净过,拿这汗巾抹了,文妃又采着一枝荷花,笑吟吟的坐在莲舟,依旧叫陆珠撑到亭边,去到亭上,穿好衣服,倚着栏柱坐定。自吟一绝道:
  妾是杨花性,随风逐浪头;
  但爱风流子,安知名分严。
  吟罢。自笑道:“此吾风流罪案也。”
  又叫春娇取脚带来换过,只见鹦儿又把一壶香茹饮来。文妃自吃了,望陆珠也吃了些,馀的都是春娇、鹦儿、小雪分吃了。
  文妃将这荷花与鹦儿,道:“先会去供在房中,吾即便来。”
  鹦儿自去不题。
  文妃又叫小雪去栏杆下探几枝莲实,两个剖两食之。分些与两个丫鬟。
  陆珠道:“这个便叫分香。”
  文妃道:“不是我分香,前日你两个没有到手了。”
  少顷,文妃自进去,那知陆珠精神渐损,得病死了。文妃也自疼他,好好断送了出去。不题。
  噫!陆珠快活了半年,到此终无结果,可恨!可恨!
  话分两头,却说浪子闲游一月有馀,到了濠州,铁木朵鲁迎着叙礼毕。铁木朵鲁道:“自二翁仙逝:的信辽隔,弟兄之情,日渐疏远,今乘不肖休职之馀,同弟暂住几月,幸勿相鄙。”
  浪子道:“向久阔别,思慕之情形之梦寐,安可胜言。今蒙贤兄厚情,敢叩言旋乎。”
  使唤院子呈上礼物。
  浪子道:“此寒莉薄仪,致馐尊嫂菲薄,不足以见意也。”
  铁木朵鲁致谢不胜。有顷侍女数人,皆着青衣拜迎浪子,道:“请贵人与夫人相见。”
  浪子便整理衣冠。铁木朵鲁导引而进,走入数门,直至便宜堂,却见数十侍女,拥着一个年少女子,降阶而迎。你道这是谁?只此司农夫人,便是大学士阿沙不迭之女也,字安哥,生得秀媚,自喜性拓,落极爱才,为司农丞续弦夫人,年只二十二岁,真个好一夫人也。正是:
  若待上林花似锦,出门俱是看花人。
  毕竟他两个怎的结果?且听下回分解。
默认
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目录
  1. 背景
  2. 字体
  3. 宽度
夜间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| 友情链接| 版权申明|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按“版权保护投诉指引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6 wusong888All Rights Reserved
备案号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