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正文

第三十五回 瓶花相寄词话牵连 燕衣交赠比前着意

浪史奇观

作者:风月轩又玄子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6/07/03
集唐七言律:
  菱透浮萍绿锦地,夏莺干啭弄蔷薇;
  潮头望人挑浪去,鸳鸯相对浴红衣。
  喷香瑞兽金三尺,舞雪佳人玉一围;
  折柳且堪吟晚槛,重将歌舞送郎归。
  话说安哥,一日在房中与春莺计道:“吾爱梅相公,有心对他,却自害羞,必得一计等他来偷吾,兀的不好。”
  春莺道:“只是如此便了。”
  安哥便叫春莺去采一朵荷花来。不一时,春莺采得荷花来,安哥接在手中,插于银瓶内。便写一词道:
  娇嫩鲜妍,霄清十里,游蜂恋。
  聊借一枝,赠与幽人件。
  写毕付与春莺持去。春莺领命来到面厅前,只见浪子立在池畔竹林石栏边,捻着一根竹枝在那里激水,口中吟着,流风入坐飘歌扇,瀑水侵阶溅舞衣之句,捻着春莺微笑道:“姐姐从何而来?”
  春莺道:“夫人令贱妾,送得一枝荷花在此。”
  浪子闻说夫人送的花儿,便喜喜欢欢邀春莺同到书厅里去,春莺将花供在桌上。
  浪子道:“夫人还有甚的说话?”
  春莺道:“还有一词在此。”
  浪子接过一看,自思道:“夫人有我了。”
  便对春莺道:“夫人书作俱高,姿容绝世,岂非仙子乎,今蒙惠我荷花,岂非怜小生寂寞,赠此作伴耶。”
  春莺道:“夫人最是爱才,前日见了相公甚有怜爱之情,今日此花非无意也。”
  浪子笑道:“吾亦有意,只是不敢说耳。”
  春莺道:“乘此机会,何不写一回词,探他情意若何?”
  浪子道:“夫人词中,十分有意。”
  便写一回词去。词云:
  王容嫩蕊,棒续新词,已相许。
  斜插银瓶,便似巫山里。
  写毕付与春莺,春莺领命走回房中,递与安哥。安哥看了,笑道:“亲心肝儿,好个斜插银瓶,便似巫山里。只此两句,便勾了人魂灵。”
  又道:“你去时,他在那里做甚的,见着你别有甚的言语?”
  春莺道:“吾一去时,他在竹林中,斜倚着石栏杆,攀着一根竹枝,在那里激水,吟着唐人宋邕,流风入坐飘歌扇,瀑水长阶溅舞衣之句。春莺一见,便如仙子婉转可爱,他使邀吾到书厅上去,看了这词,说道:‘他也有意吾,吾也有意他。’那时一笑,百媚香腮,如桃花艳色,夫人据着春莺看起,凭他甚的贞节,女人见了,无有不动情者。”
  安哥道:“不要说了,据再去走一遭,今夜叫他使来。”
  春莺道:“没有甚的印信,他怎肯便来?”
  夫人道:“也说得是。”
  便去脱下粉红裤儿,与春莺,道:“你快去送与他,也要他随身的裤儿回答。”
  春莺便依着安哥言语,走到书厅里来,对着浪子道:“这个裤儿,是夫人随身的,特地送与相公。叫相公也要将随身裤儿作答,相公今夜便来。”
  浪子见着裤儿,便十分兴动,接来便紧紧拥住怀里,道:“心肝,好喷香呀!好恩爱也呵!”
  将裤儿着实亲了一回,脱下自己一条白纱裤儿付与春莺,浪子将红裤儿,即便穿了。
  春莺笑道:你两个虽不能着手,已先着意了。”
  浪子便将春莺拥住道:“吾这裤儿是卵上戴的,他这裤儿是屄上戴的。如今掉转,怎不着急也。呵,姐姐,事成后,少不得你也受用一杯儿,烦你去对吾心肝说:‘好一个标致书生,今夜便来与心肝屄里弄哩,只恐你经不起这样大卵,吾倒屄你忧哩。’”
  春莺道:“你两个也做得一对也。”
  浪子又道:“吾闻司农在书房里歇,夜间可不进来么?”
  春莺道:“俺老爷性喜修道,不喜风月,便是夫人,请他便进来。不然再不进来的,一年只得一二次,也正如您说┅┅”
  只见一个安童走来,春莺拿着裤儿自去。
  那安童禀道:“今日老爷请各位名士与相公会席,须是早去。”
  浪子道:“吾就来了。”
  当下浪子收拾,开了书厅,打扮赴宴不题。正是:
  满座诗人吟送酒,离城此会亦厅希。
  毕竟当夜怎生结果?且听下回分解。
默认
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目录
  1. 背景
  2. 字体
  3. 宽度
夜间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| 友情链接| 版权申明|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按“版权保护投诉指引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6 wusong888All Rights Reserved
备案号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