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正文

第十六回 李文妃春风得意 王监生一命归阴

浪史奇观

作者:风月轩又玄子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6/07/03
红衲袄:
  梦儿里的相偎是伊,梦儿里的相抱是伊;
  却才舒眼来倒是你,又顾闭着眼去想着伊;
  凤倒鸾颠虽便是你,雨意云情都只是伊。
  你今便耐久儿,学吾乖巧也。
  我只图个快活儿,顾不得伤了你。
  话说李文妃,自送别浪子,日夜思念,寐梦不舍,往来通问浪子消息,只恐浪子丧了性命。时常望空烧香礼拜,祝诵不题。
  这一日监生归家,文妃外面接他,一心倒在浪子身上,到晚先自上床。不觉睡着了,却又梦与浪子云雨,那监生处,分了家中长短,脱衣上床。旷了许久,也要胡乱厮缠,又见文妃仰面睡着,露出雪白样的东西,越发动火了。也不去唤醒他,轻轻扶起两腿,把麈柄插进去,干了一回。
  那妇人还道是浪子,梦中骚水流出,口里胡言胡语,叫道:“心肝心肝,着实迎上来。”
  却便弄醒开眼看时,倒不是浪子,倒是监生。
  那时文妃只得闭了眼,把监生当做浪子,两个拥住,抽了数百抽,便泄了。
  文妃哪里熬得兴来,问道:“你还干得么?”
  那监生向以在外多时不曾弄这话儿,骤的一泄,也不在话下,道:“还干得。”即将麈柄搓硬了。
  文妃道:“是这等弄也不爽利,带了帽儿精进去,或可良久。”
  监生使与春娇讨这帽儿,带了放进去。那妇人又把监生来当是浪子意度,闭着眼道:“亲心肝,亲心肝,许久不见,如今又把大卵,弄的我不住的手舞足动。”
  那监生抽了三千多抽,便没气力,除去了帽儿,用手送了二三十次泄了。
  文妃彼时,虽不比与浪子一般爽利,那监生却曾没有这段本事,自觉略过得些,当下两个睡了,一夜无辞。
  次日监生起身,自觉有些不爽健,他一来感了风霜,二来骤行了两次,便得了疾。
  一日重一日,医祷无功,未及两月,可怜一命付与阎君矣。
  文妃哀哀恸哭,备了棺材,殡殓完妾,独自孤守空房,不觉的金乌日促,玉兔如梭,又是清明寒食了。
  那妇人虽有浪子,却也不是怜新弃旧的,念了夫妻的恩情,摆着祭仪,哭了几回,春娇与众丫鬟都来劝止。不题。
  话分两头,却说浪子归家调养,几个月日,精神复旧,举动如常,那知偷雏猫儿性不改,闻得潘素秋好,却又思量潘素秋了,便着陆珠去访问根由,商量奇计,哄诱佳人。
  正是:
  愿得化为松上鹤,一双飞入去行云。
  毕竟后来偷得着也偷不着,怎生计结?且听下回分解。
默认
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目录
  1. 背景
  2. 字体
  3. 宽度
夜间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| 友情链接| 版权申明|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按“版权保护投诉指引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6 wusong888All Rights Reserved
备案号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