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正文

第二回 王翟翘坐痴想梦题断肠诗 金千里盼东墙遥定同 ...

双合欢

作者:青心才人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6/07/03
词曰:

流落等飘烟,东西实可怜。背影偷弹血,逢人强取怜。情怀恁的,有甚风流传。旧谱难翻,难翻弦屡变。那更宫商错乱,寂莫转添。天天,待制新篇。青楼朱箔知音少,辜负潇湘一段缘。

右调《月儿高》

话说翠翘见妹子去睡了,因暗想道:“女儿家恁的性情,我这话也不叫冲撞你,就把金生配你,也不叫玷辱你。妹子,妹子,你这样装乔怎么,我还怕福薄缘悭,承受他不起。”因辗转无聊,起看夜静如□,天空似洗,不禁情怀,漫题一绝道:

天空云净迥无尘,宛似冰壶坐玉人。

若有多情勤问讯,别来无恙只伤神。

翠翘题罢,情思不快,隐几而卧,朦朦胧胧。忽见一女子走近前来道:“翠翘姐姐,如此春光,怎不去问柳寻花,却在这里打盹?”翠翘忙整衣相迎,见那女子淡妆素服,杏脸桃腮,袅袅娜娜,娉娉婷婷,宛如仙姝,不减神女。各道万福坐下,翠翘道:“有劳光顾,未及远迎,多有得罪。请问娘行,珠宫何处?因甚降鸾?”那女子道:“流水桥边便是妾家,姐姐已曾到过,怎就忘了?妾今日在断肠会上,道及姐姐的高才,并姐姐的芳名,断肠教主甚是欢喜。又知是会中人,因命妾将断肠题目十个,送与姐姐题咏。姐姐快些题了,待妾好送入断肠册去。”翠翘道:“这断肠教主在哪里,可容我去参见吗?”那女子道:“姐姐此时不必细问,他日自明。”因取出十个题目递与翠翘。

翠翘接了一看,却是《惜多才》、《怜薄命》、《悲岐路》、《忆故人》、《念奴娇》、《哀青春》、《嗟蹇遇》、《苦零落》、《梦故园》、《哭相思》十样。翠翘道:“真好题目,待我题去。倘能在断肠册上挣得一个妆头,也不负我王翠翘平生才调。”因滴露研墨,舒纸展毫,笔不少停,裁成回文十首。词云:

惜多才

惜多才,鸳笺不忍裁。合欢年年为人谱,自身只把相思挨。相思挨,惜我才。

怜薄命

怜薄命,夜夜成孤零。金屋常闻贮阿娇,偏咱一面难侥幸。难侥幸,怜薄命。

悲岐路

悲岐路,羊肠苦难度。路艰未若奴心艰,一折差时千折误。千折误,悲岐路。

忆故人

忆故人,眼见白头新。何曾昔宿云霄上,认得平生车笠真。车笠真,忆故人。

念奴娇

念奴娇,对镜顿魂消。我见犹然频叹息,怎教红粉不相嘲。不相嘲,念奴娇。

哀青春

哀青春,娇花似美人。正是上林春色好,愿祈风雨润花神。润花神,哀青春。

嗟蹇遇

嗟蹇遇,好梦都醒去。非是逢人便乞怜,只因不识朱门路。朱门路,嗟蹇遇。

苦零落

苦零落,一身无无处着。落花辞树自东西,孤燕失巢绕帘幕。绕帘幕,苦零落。

梦故园

梦故园,归魂谁肯缓。松菊旧庐都不识,白云芳草默无言。默无言,梦故园。

哭相思

哭相思,哽咽已多时。心痛有声吞不住,情深颁吐忽伤悲。忽伤悲,哭相思。

翠翘题毕,递与那女子道:“幸不辱命。”那女子接了一看,道:“好词,好词!字字含心恨,声声损玉神,外若不假思索,内实呕出心肝矣。入在断肠册中,应为第一。教主候久,妾身要去了。”翠翘道:“既承垂盼,定有情缘。忽尔言旋,情缘又安在?况今此一别,未识何时再会。苟非无情,将何遣此?”那女子道:“姐姐情深,妾怀不薄,钱塘江上定来相晤。”言毕,抽身往外就走。翠翘要赶去留,忽被风敲铁马,“铮”的一声惊醒,却是一梦。

只见,月明如昼,花影参差,正是三更时分。翠翘惊讶不已,定定神,回想梦中那些诗词说话,句句分明,只不解那女子是谁,反复沉吟,顿然大悟道:“是了,那女子说:‘住在流水桥边。’我日间在刘淡仙墓上见一湾流水,半扇小桥,不消说定是她的精灵也。以我题词,揆彼言语,我是个断肠部中人无疑了。红颜无主,白面缘悭。金生金生,怕我和你无缘也。”又想道:“她曾说一句钱塘江上,此身尚不知如何结局,怎么妄生他想?”不觉掉下泪来。

王妈妈见女儿不去睡,不知她因甚事,拿了灯盏上楼来。看见翠翘不言不语,半醒半梦,清汪汪两泪交流。妈妈吃了一惊,恐她着魔,忙说道:“翠翘儿,夜深人静怎不去睡,却呆坐在此?”

翠翘半晌无言,但凝眸熟视。忽一声长叹道:“娘,你女儿没甚好结果了。”妈妈道:“我儿,好端端怎说这不祥邪话?”翠翘道:“倒不是邪话儿,因玩月神倦,隐几少息,梦见一女子自称是断肠教主那里来的,叫女孩儿题《断肠吟》十首,临行又说:‘钱塘江上再会。’我想女子之嫁,不出乡里。钱塘乃是越地,相隔不啻数千里。她乃断肠会上之人,与我相会有甚好处,莫不你女儿也是断肠部中人也?”言讫,神情恍惚,泪流满脸。妈妈宽慰道:“痴儿,梦随心生,心随念起。你兄弟说:‘你日间在那刘淡仙墓上十分留连。’故睡着有这样梦,那里作得准。我扶你去睡了吧。”方扶之而去。正是:

性苦味方苦,思深愁始深。

猿声在何处?先有断肠心。

按下翠翘情痴不题。

且说金重自见二女回家,经史懒观,茶饭少进,终朝痴坐,彻夜无眠,只思想要与二翠一面,再无计策。这一日忽然想道:“似这样天各一方,虽有机缘,何能凑巧”须到她左右前后,觅得一所房子,只说要做书房,住下打探,或者天可见怜,有些消息,便可图矣。”算计定了,因央人千方百计在王氏宅后,觅庄衙揽翠园一所。金生得知大喜道:“园名是揽翠,则二翠之事不卜可谐矣。”遂忙忙立刻收拾到园,只见那园中:

怪石嵯峨,古松森秀,奇花烂漫,瑶草芳菲。牡丹亭紧对蔷薇架,金线柳低挂碧桃花。流觞曲水,不减兰亭;修竹茂林,尽堪修禊。中厅三间,名曰挹青;后楼一座,扁名来凤。轩后假山,势若插天;厅前怪石,形如卧虎。

园中景致虽佳,金生也无心赏玩,只捡贴近王氏的一间阁中住下。每日或仰面观瞻,或垂头思忖,但惆账于东墙之下。不觉一住月余,只恨不能与二翠一面。欲待放下,即又思想她转眼送情,侧身寄恨,心不能甘,情不能已。

这日也是愁种合生,信步走到假山上消遣。只见红英半落,绿荫渐成,枝头好鸟引人观听。金生一片痴情,正无所寄,忽见一株碧桃,最高枝上斜挂一物,金光灿灼,翠色夺目。金生定睛细看,象似一股金钗,暗惊道:“此非闺阁,安得有此?”因忙取竹杖桃下,再看时,果是一枝点翠的金凤钗儿,制造甚是精巧。暗忖道:“金质翠妆,自是美人宝物,莫非就是她二人的?不知因甚遗落在此,定有人来追寻。今喜落吾手,大有机缘,且收藏好了,再看光景。”因欢欢喜喜在假山下探望。

探望了两日,忽见墙头上树阴里,隐隐约约象有个美人窥看一般。金生心知是了,恐怕失去机会,忙取出金钗拿在手中,在假山前走来走去的卖声道:“好枝凤钗,不知是哪家美人失落的?未免追求,要送还她,却又不见有人找寻,无门可入,奈何,奈何?”高高说了两遍,忽听得墙头有个女子羞羞涩涩低声说道:“那钗儿是奴家误失的,君子既有此好心,可还了我吧。”金生忙答道:“原来是邻家姐姐之物,理当送还。”因抬头,指望微窥其面,可是不期二翠那女子心灵,早影一影闪在半边,不与你看见,止听得她又低声说道:“郎君若肯见还,感激不尽。”

金生见她躲躲藏藏,因哄她道:“既是姐姐之物,怎敢不还!只是也要姐姐细看明白,方无差错。”那女子隔着墙又说道:“是一只金凤钗,银脚点翠,上有三颗宝石,九粒珍珠,不消看得。”金生道:“说来果然不差,理该送还,也须面交,便看看何妨?”

那女子俄延半晌,没奈何,只得露出半身,打了一个照面。金生看见正是翠翘,不觉喜动眉宇,忙仰面举手,笑嘻嘻说道:“这钗儿原来便是王家姐姐遗失的,我金重是哪里的造化,拾得在此,却得借此又见姐姐芳容,真侥幸也。”翠翘已知是金重,也暗暗欢喜,因回说道:“金家哥哥,怎反如此说,还是小妹的造化,恰遇哥哥拾得,肯许见还。这段高义,何以图报。”金生道:“金钗能值得几何,还钗怎算得造化,要姐姐图报,只是小生拾此金钗,一片苦心,要求姐姐见怜。”翠翘道:“小妹失钗,只为贪摘桃花,忽被抓去,何曾有意。就是哥哥捡得,料亦出于偶然,有甚苦心要小妹怜念?”

金生道:“正为得铁失铁,同出无心。而因钗得失,忽然会面,岂非天缘。论起来,姐姐闺秀,小生路人,本不当轻言唐突。但恐天缘不再,会面甚难。小生这一段拾钗苦心,只得要直说了,万望姐姐勿罪。”翠翘道:“拾钗苦心,妹所愿闻,哥哥不妨直说。”金生道:“得罪了。小生虽不才,反侧好逑,不啻性命。久闻姐姐胡琴绝世,恨不能一见仙姿。怎奈缘悭分浅,依依此情有日矣。前邀天幸,得睹容光,遂令仰慕变作相思,但恨身无彩翼,不能飞傍妆台。费了千思万虑,方能谋居于此,得以痴望东墙。又朝朝夕夕,痴望到今,方能拾此金钗,以见姐姐。由此想来,则拾此钗岂非苦心乎?望姐姐可怜,怎生发付?”

翠翘听了不觉两脸通红,半晌不能言语。忽叹道:“哥哥怎如此多情,但妾女子也,虽有怜才之心,怎敢自主。承哥哥至爱,男既未婚,女亦未字,何不图百年谐老计乎?若夫因爱生情,因情失足,则非妾所知,亦非妾所愿也。”金生道:“明谕顿开茅塞。姐姐既许谐老,小生之愿遂矣,何敢复作不肖之念乎!但求一订盟,以慰渴慕。翠翘道:“郎心如玉,妾意如金,虽不设盟,又谁渝之?”金生道:“盟以申好,又何伤乎?”翠翘道:“郎欲如此,妾安敢强辞,请以异日,今立久恐有人来,还妹钗儿去吧。”金生大喜道:“墙高人矮,不能递钗,我去取件接脚物来。”

因回入房中,取银串一双,白银五两,汗巾一□;又持一小梯,到假山直接墙头,与翠翘对面,献上金钗并礼物道:“微末不腆,聊为贽见。”翠翘满脸通红道:“钗敢领去,厚礼决不敢受。”金生道:“予实表真意,卿何作套辞。”翠翘笑而受之,因以手中金扇,袖内锦□答之。忽闻人声,两两走散。

金生自此心快神怡,回到来凤轩中,书童烹茗消渴。晚来一盏孤灯,千种情思。书也不看,香也不烧,跏坐胡床,模想翠翘丰神。忽一阵西风,吹得窗纸儿淅淅沥沥,有如环佩之声。金生出神过度,只道美人来也。既觉其非,自笑自喜。按下金生留连思慕不题。

且说翠翘归到阁中,暗想道:“金生好情深也,我王翠翘一腔热血,今日遇知音矣。”仰见雾气当空,天清不染,树声入牖,月影穿窗,感遇金郎,喜而不寐,因成一律,诗云:

女子芳香路,儿家认得真。

名花欣顾影,娇鸟怕亲人。

自分伴明月,谁思际好春。

从天忽有美,一语已终身。

题毕,以素绢书之,欲觅人寄与金生。正是:

全凭尺素传心事,漏泄春光到客台。

不知翠翘怎生寄书?且听下回分解。
默认
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目录
  1. 背景
  2. 字体
  3. 宽度
夜间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| 友情链接| 版权申明|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按“版权保护投诉指引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6 wusong888All Rights Reserved
备案号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