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正文

第十九回 假招安明山殒命 真断肠翠翘消劫

双合欢

作者:青心才人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6/07/03
词曰:

道寡称孤,岂是英雄之正度。细究深图,招安有何负。死纵无辜,亦满世辜教。君休怒,一还一报,自是天之故。

右调《点绛唇》

话说王夫人低头暗想:“朝廷为尊,生灵为重,报私恩为小,负一人为轻。且为贼不顺,从逆当诛。”正费踌躇,忽徐海退入后营,夫人吩咐:“设筵对酌。”道起招降一事。夫人道:“大王所主见何如?”徐海道:“宁为鸡口,毋为牛后,只是不降的好。不降其便有三,一降其害有五。攻城掠地,无人拘束,一便也;金帛女子,唯吾所欲,二便也;胜则长驱直进,不胜则卷甲退守,三便也。降则必受天子诰命,官有官箴,少失守则问罪,一害也;大明重文轻武,降则要受文官驱使,略不遂意则加弹劾,二害也;在化外则其威在我,降则调往他方,其势在彼,三害也;兵权在手,虽天子亦不得轻,权去则一力士擒之足矣,降则不能复拥重兵,四害也;江南之地,为吾等荼毒殆尽,士民恨不能啖吾肉,官府恨不活嚼吾心,以吾兵强将勇,或望风而逃窜,或赍金以买命,降则此辈欲还报于吾,五害也。以五害之凶,揆三便之利,其不宜降也必矣。”

夫人道:“大王所见亦是。但知五害而权宜之,亦未见其不利也。受天子之诏命,而不任其官守,罪将奚问;受大明之官职,不受其驱使,弹劾安加;为天朝之臣子,而不离险要,势安在彼;名归顺,而身不入庙堂,力士何所施其擒;按兵不动,束甲以待,势仍在我,彼虽欲还报,其能之乎!以妾言之,降则不惟有三便,而且有五利。况不良非久亲之辈,寇盗乃不得已之为,恶可终身恋恋于此?且我与大王祖父,皆世受天子平成之福。今者残彼疆场,涂彼生民,掠其金帛,掠其子女,天子忧惶,食不下咽,宰臣悲悯,眉不自舒。江南之苦兵,非一日矣。屡屡招抚,皆体上天好生之德,以无事为荣者也。万一天子振怒,召六师以薄伐,大王能保其必胜乎?若欲图王定伯,非德、拉、时俱可,智、仁、勇足备不能也。德、位、时三者俱在天朝,而智、仁、勇又未全在大王。区区以甲兵之利,远人之助,而欲图大事,必不可成者也。又闻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乘此兵精威盛之日,因其招抚而降之,必将高官终身,共享富贵,此上策也。”徐明山遂决意道:“夫人言之有理。今督府两次人来,未得降意,我且进兵,料他必又有人来招抚。”次日发兵前进。

且说罗中军回见督府,道徐明山之言,王夫人之语,献上明珠、珊瑚。督府道:“他虽不肯归降,受我礼物,便有通好之意。再得一能事的陈说利害,辩言邪正,方可图矣。”

忽报:“徐明山大兵长驱直进,州城俱不能守,急求援兵救助。”督府幕宾利便道:“小生不才,领大人命,凭三寸舌,说徐明山来降,以解苏州城之困。”督府大喜,令旗牌官四员:“伏侍利生去说徐明山。”先着游军飞马知会徐明山。

明山有心归降,驻兵以待。利生到营,蓝旗手报过,徐明山吩咐请入。利生进营,见其甲兵之盛,将士之雄,中国无其匹,暗暗称赏。徐明山迎入,礼毕,分宾主坐下。徐明山道:“久闻先生督府嘉宾,今日光降,必有明示。”利生道:“小生闻大王高风,愿求一晤。向因无物为贽,不敢空见。今特以富贵为贽见大王,不知大王肯叱留否?”徐明山道:“承先生高情意,又掷孤以富贵,孤岂不心悦诚服,以听先生之教乎!”

利生道:“别人送大王之富贵,必令大王进一步;小生送来的富贵,只要大王退一步。大王肯退,则一生富贵在手矣。”徐明山道:“请问先生退步之方。”利生道:“退无他法,唯归降而已。归降则有荣无辱,有贵无贱,富贵不可胜用矣。”徐明山道:“孤亦思及于此,但其间不便甚多,故踌躇未决。”利生道:“愿闻大王所以不便处。”

徐明山道:“孤扎兵化外以来,道寡称孤有日。今一旦举兵降顺,位不过总兵,爵不过二品。帐下军士称王已久,一朝顿改名色,虽受皇封,未免削色,一不便也;国家重文轻武,荫袭之家尚不难加以凌辱,况孤乃新降之人,孤立无援,构兵日久,此辈积怨自深,事权一落彼手,能必其不谋孽乎?二不便也;将士相随,多年化外,狂放已惯,称降则必削我兵威,分我大众,调我别任,我等狂夫,安能复受此辈愚弄,三不便也。”利生笑道:“大王过虑,似觉未便。若以小生论之,极便无疑。目今,盗寇横行,天子明诏,能平寇者,万户侯。今大王肯束甲归朝而歼盗寇,则封侯立至,称孤道寡何以异也。国家虽重文,大王非无用之荫袭。兵权在手,求为交欢而不可得,敢谋孽乎!大王之兵,自归之大王,散与不散,皆由我,彼恶能愚弄也。大王中心肯降,小生即以大王高论申诸督府,转达天子,为请三事,然后议降何如?”

徐明山大喜道:“诚如先生言,孤愿归降,无二念也。”吩咐设筵,款待利生,酒完,托出黄金五百,白银五千,道:“有劳先生远教,敬具不腆,略表微意。事成当图厚报。”利生道:“多谢大王厚意,却之不恭,谨登尊赐。望大王且按兵莫动,小生回见督府,细陈大王之意,订三事之约,再来回复大王。”徐明山道:“先生之为某虑,可谓周旋曲备也。”利生道:“以一人之身,系两军之重,不得不竞业也。”作别。

回见督府,道徐明山之意。督府道:“如此则名为归顺,实则抗衡也。万一稍不如意,则枭张狼顾之心复发,罪将谁归?此事似觉未便。”利生道:“时者难得而易失,机者可遇不可求。今徐明山拥十万之兵,横行东南,无有对手。若以兵力,未知胜负谁在。幸以三番招抚之勤,王氏于中之说,慨然以归降许。今因其所约而败之,彼必以从前招谕亦属牢笼。约八路之兵,奋三军之武,以薄我师,诚未见其强弱也。莫若将计,就许之以三事,佐贰官与之定盟,约日发兵迎降。外张鼓乐,内伏大兵,乘其无备而攻之,徐明山可掳矣。兵不厌诈,小生之计如此,不知大人之意何如?”督府大喜,道:“先生之计,国家之福也。”乃令通判权宜、游击纽合,同利生复往徐明山营中定盟。

徐明山迎入,宾主礼毕,权宜道:“学生奉督府大人命,将来与大王定盟,大王有何高论?”徐明山道:“某以三事,浼利先生转达督府公,未知肯俯允否?”权官道:“督府公多多致意大人,此三事极便利无碍,大人归降,崇隆名号,以为归顺之榜样,收拾未附之人心。大人虽降,化外犹未平,正欲供大人威武,镇压外邦,招抚亡命。大人欲内仕,犹烦章奏抗疏;若只在外土,为东南之藩屏,此可一力保奏也。”徐明山道:“化外狂夫,不堪与天朝文武趋跄,得为海外波臣足矣。”因与之歃血定盟,尽欢而散。

徐明山退入后营,对王夫人道:“始讲归降,尽深觉其不便,今为卿苦劝,行之反觉便于为寇也。受大明之封诰,则不与父母之邦为仇,且可以荣耀宗祖;握兵外境,则兵权在我;实受其爵禄,而不蒙文官之凌辱。外可得志,内亦顺情。非夫人之良论,徐海之见终不及此。”夫人道:“此天子之福,国家之幸,大王之威,督府之德,将士之功,妾何力焉!”因举觞为寿云:“今朝化外波臣,明日天朝辅弼。恭喜大王去逆效顺,万年福禄。”徐亦回祝道:“贤哉夫人,忠君爱国。委蜿曲成,令徐海免为万世之罪之者,夫人之赐也,愿与夫人共享富贵。”此日大劳三军,谕以归降之意。

且云得官荣归乡里,各军欢呼震地,竟无斗志。俱收拾行囊,作归家之想。器械衣甲,竟置不理。刁斗不严,队伍不肃,旌旗不整,巡逻不谨,饮酒自乐,交头接耳,殊非昔日之军营矣。徐明山亦以既归天朝,不必严兵肃伍,亦与王夫人宽袍大袖,放心畅饮,略不为备。

细作打听得这个消息,忙报与督府。督府道:“两军对垒,一面虚词,而遽不设备,此自送死也。”令:“游击张能,领雄兵五千,从东路杀进;参将李进,领雄兵五千,从西路杀进;总兵阴谋,领雄兵五千,暗伏迎降军中,斩营突入,要取徐明山首级,方为大功;王氏有功朝廷,误伤者斩,不赦。”张、李二将领兵先行,督府下令:“大张旗鼓,高扯代天招抚杏黄旗。马上鼓乐,队队鲜明;地下旌旗,人人齐整。”

先着利生同罗中军见徐明山,道迎降之意。徐明山大喜,吩咐:“摆香案迎接。”对王夫人道:“莫非其中有诈,我整兵以防,不然何如?”夫人道:“彼以迎降来,设兵反开疑端。莫若示之以诚,令招抚者好安心上奏。”徐明山深然之。乃令军士:“大开营门,焚香以待。轻袍宽带,悉除武备,伺候天朝玉音。”又令利生、罗中军:“报知督府。”督府闻报大喜,催军前进。徐兵见南兵鼓乐喧天,军中高扯代天招抚旗号,以报徐明山。

明山同夫人到营前观望,徐明山着了一惊,对夫人道:“夫人,中计了。此非迎降之兵,乃袭营之计。你看他杀气激扬,士卒愤怒。”急忙传令,三军整备厮杀。军士听得迎降,卷甲束戈,何曾打点战斗。急闻此令,慌得有鞍无马,有兵无甲,忙做一团。徐明山披挂不及,急叫:“备马。”马已卸鞍,怎来得及。忙叫:“抬斧来。”斧未抬至,大兵已到。

一声炮响,战鼓频催。阴谋一马当先,舞刀突入。徐明山上马不及,斧又不在手中,往后就走。夺得官军一把朴刀,奋威步战,抵住阴谋。马步相交,大战十余合,被徐明山一刀搠伤阴谋马腿,翻身落马。徐明山飞步来取阴谋首级,忽张能杀至,救了阴谋,接着徐明山厮杀。枪刀并举,马步纵横。

徐明山身中数枪,全无惧怯。纽合一军又至,并力来攻。徐明山提刀拔步就走,纽合飞马赶来。徐明山回手一刀削去,正中纽合胸膛,落马而死。张能赶至,阴谋一马又到。徐明山手无寸铁,一手抓着一个军士头发冲锋迎战,打出营外,勇不可当。阴谋道:“此贼勇而耐战,若使一得兵马,其锋难敌矣。”即令:“攒箭手三千,困而射之。”

箭手得令,三千强弩齐发。徐明山提着两个人在乱箭中横冲直撞,犹然不屈。约有一时,身之中箭,几无完肤,遍身疼痛,渐渐不振。大叫道:“夫人误我,夫人误我!”出师未捷身先死,常使英雄泪满襟。长叹而死,立而不扑。两、三个时辰,诸军方敢近前,犹闻叹息声,退走者数十步。见死尸不动,然后知其真死,即报阴谋、张能。二将见此光景,令军士推之,如石凿成,如金铸就,哪里推得倒。

忽翠翘为诸逻拥至,见徐明山立死不扑,翠翘泣道:“彼英雄士也,以妾言苦劝,归降不得,其死怨气不散,故虽死犹然骨立,待妾亲拜慰之。”对死尸拜祝道:“明山大王,妾实误你,然终不敢独生,以辜大王厚德。”言毕,放声大哭。徐明山立的尸首,把眼一睁,泪如雨落,尸亦随扑。翠翘以头触地求死。军士急救之,得免。

是役也,贼兵被歼五万,甲士之偕亡者十万,而寇之声势煞矣。归而献凯督府,督府因召翠翘,吩咐道:“是功实成于尔,尔有甚说?”翠翘道:“徐海亦英杰士,以信抚爷之过,乃致败亡。幸怜此点肫诚,以一浮土,掩其骸骨,妾愿足矣。”言讫,咽哽不能语。

督府亦恻然,令:“收徐海尸葬。”吩咐:“设大飨于辕门贺功。”诸将士俱有犒劳。酒半酣,督府道:“吾闻王翠翘能胡琴,善新声。今日贺功,当令之行歌侑酒,以助筵中之乐。”诸大参皆曰:“善。”乃召翠翘,翘不敢不从,含泪提琴,抚今思昔,乃所作《薄命怨》,心戚于中,声形于外。愀愀唧唧,咽咽呜呜,一人向隅,满堂人皆为不乐。停杯以听,有赋为证,赋曰:

徘徊顾慕,拥郁仰按。

盘桓毓养,从容秘玩。

闼尔奋逸,风骇云乱。

牢落凌厉,布获半散。

丰融披离,斐炜奂烂。

间声错糅,状若诡赴。

双美并进,骈驰翼驱。

初若时乖,后卒同趋。

曲而不屈,直而不倨。

相凌不乱,相离不殊。

劫犄慷慨,怨妒踌躇。

飘遥轻迈,留连扶疏。

参谭繁促,复迭攒反。

纵横络绎,奔遁相遇。

拊吹累赞,间不容息。

环艳奇伟,殚不可识。

闲舒都雅,洪纤有宜。

清和条昶,案衍陆离。

温柔怡怿,婉顺委蛇。

乘险投会,邀隙趋危。

祣鸣清池,鸿翔会崖。

纷若斐尾,慊渗离#。

微风靡靡,余音猗猗。

督府正襟静听,候弹完,问翠翘道:“此是何曲?令人闻之凄惨如此。”翠翘道:“此犯妇幼时所作《薄命怨》。今事到其间,果应此词。抚今追昔,不觉兴念及此,情愈不堪耳!”督府道:“眼底兴亡,其不可逆料者,大约如此。然以子才色,岂无问奇之人,而必恋恋于亡贼乎?”翠翘低头不语,微微流泪。

时督府酒酣心动,降阶以手拭翘泪道:“卿无自伤,我将与偕老。”因以酒戏弹之道:“此雨露恩也,卿独不为我一色笑乎?”翠翘凝眸熟视,移时道:“亡命犯妇,怎敢奉侍上台。”但见两行清泪,生既去之波,一转秋波,夺骚人之魄。督府益心属之,乃以酒强翠翘饮,翘低头受之。体虽未亲,但嫩蕊娇香,已泌入督府肺肝矣。诸参佐俱起为寿,督府携翠翘手受饮,殊失官度。夜深,席大乱。翠翘知道祸必及己,辞之不得脱身,直至五更乃散。

次日天明,督府以问门官,门官悉陈其颠末,督府暗悔道:“昨夜之事,岂是我大臣所为,若收此妇,又碍官箴;欲纵此妇,又失我信;不如杀之,以灭其迹。”又转思道:“三次招抚,谁人不知。因彼平寇,士民皆识。功高而见杀,何以服天下万世之人心。留之不可,杀之不忍,如之何则可?”点头道:“得之矣。将彼赏了一军人,既灭其迹,又不杀其身,人岂议我乎?”

出堂召翠翘道:“尔有灭寇之功,免尔之死。今将汝配一永顺军长,可随他终身。”翠翘泣道:“翠翘命薄,失配徐海。以国家事大,诱而杀之。不赦则请死,得赐不杀,愿求老爷开笼放雪衣,令翠翘黄冠归故里,以遂归顺之初意。若配军长,非妾愿也。”督府道:“念尔之功,恕尔不杀,以配军长,何负于汝?须知胜如为贼人妇。”乃召所调永顺酋长,问其无妻者,以翘赐之,即令回军永昌,军酋长遂携翘同去。翠翘不得已,含涕从之,登舟长发。诸军为酋长作宴庆贺。舟泊钱塘江,但见此江:

巴东之峡,夏后疏凿。绝岸万丈,壁立霞驳。虎牙竖以屹,荆门阙竦而磐礴。圆渊九回以悬腾,溢流雷响而电激。

众军吃了喜酒,大家各回船去睡了。那酋长道:“娘子睡了吧,还再吃杯酒?”翠翘道:“且坐一坐。”那酋长见她欢无半点,愁有千端,也不敢相强。翠翘决意自尽,恐人救起不雅,故迟迟挨至三更。忽见冰山一座,自海门涌将上来。轰雷怒震,可闻数百里。翠翘问酋长道:“此是何声?”酋长道:“这叫潮信。”翠翘因潮信二字,顿悟道:“如此,这是钱塘江上了。”那酋长连连答应道:“正是,此就是钱塘江。”翠翘点头道:“我王翠翘该在这里结果了。刘淡仙十五年之约,其在此矣。”乃问酋长道:“军中可有笔砚?”酋长道:“有,娘子要写字么?”就取笔砚递与翠翘。翠翘题云,诗曰:

十五年前有约,今朝方到钱塘。

百世光阴火烁,一生身事黄梁。

潮信催人去也,等闲了却断肠。

题毕,大呼道:“明山遇我甚厚,我以国事误杀之。杀一酋而属一酋,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?我今不惜一死,以谢明山也。”飞身跃入江中。酋长急救之不得,众兵俱惊起。时潮头正长,立脚不住,怎能打捞救人。浑至天明,只得拿了那辞世诗来见督府。督府顿足称冤,深自愧恨,然事亦无及矣。吩咐地方打捞尸首,收葬不题。

且说觉缘自临淄别了翠翘,回来云游越地,访着了三合道姑,学她修炼之法。因记得翠翘托她问终身之事,遂乘间问道:“王翠翘与弟子有情,弟子深怜之,不知以何因缘,堕此恶趣。”三合子道:“大凡人生世间,福必德修,苦因情受。翠翘有才有色,只为情多,遂成苦境。是以金屋之地不敢久留,断肠之天往往促驾。故翠翘烟花债苦受两番,青衣罪深经一案,刀兵内伴虎狼之魔君,波浪中作鱼龙之寝食,方能消此劫数也。”

觉缘听了大惊道:“若如此说,则王夫人终身已矣哉?”三合子道:“尔县勿慌,幸喜她初为情迷,雅持贞念,并不犯淫。后遭苦难,纯是孝心,了无他愿。今又不念狎昵小恩,而重朝廷大义,尚能劝逆归顺,免东南百万生灵之荼毒,则功德大而宿孽可消,新缘得结矣。尔既与彼有情,可俟其钱塘消劫时,棹一苇作宝筏,渡之续其前盟,亦福田中一种也。”觉缘闻言方大喜,道:“弟子谨受教矣,但不知向何处续此情缘?”三合道姑道:“你不必寻她,她自来寻你。”

自此之后,觉缘遂在钱塘岸上造了一个云水庵儿住下。又买一只小小鱼船,又将素丝结成一张细网,又雇了两个有力量识水性的渔人,自督他日夜驾了,在钱塘江上往来伺候。

也是劫数当消,姻缘该续,这夜,翠翘跳入江中,恰恰跳在觉缘丝网之内。两个渔人是有心救人的,一见有人跳入网中,即忙忙拽起,那渔船早随着波浪流去数里。觉缘因解开丝网,扶出翠翘,替她换了水湿的衣服。翠翘卧在舱中,尚昏迷不醒。昏迷中,恍然看见向日的刘淡仙远远的看着她,不言语。翠翘认得,因叫道:“刘家姐姐,你前日说:‘断肠教主招我入会。’今日肠已断尽矣,何不快快引我去,却远远立着为何?”刘淡仙叹息道:“妾在此候姐姐久矣。不知姐姐因卖身保全父母,孝德动天;劝顺救拔生灵,忠心贯日;且从前苦已历尽,矧今日劫又消完,自此福禄生身,情缘如意。断肠会昨已除名,《断肠诗》今当奉璧。徒使妾空盼数年,不敢相近,为之奈何?”因将旧题的十首《断肠诗》递与翠翘。翠翘接着,因说道:“妾不幸被督府配与军人,故投身入江以谢明山,有甚福禄?有甚情缘?”

正说未完,忽耳畔有人低低唤:“濯泉,快些苏醒。”忽睁眼一看,见觉缘坐在旁边,明烛呼唤,因定一定神道:“妾已投江死矣,为何又与道兄相会?莫非是冥途做梦?”觉缘见翠翘醒转,满心欢喜,因说道:“濯泉妹,休要猜疑,你投江是我救了。”翠翘听得分明,方坐起身来道:“我投江是一时烈性,师兄如何得知,却在此救我?”觉缘道:“只因妹子前在营中,托我问三合道姑终身。她说你:‘前劫已消,后缘将续。’故着我在此停舟救你。不知今日果应其言,料你后日必享情缘之福矣。”

翠翘听了,方喜道:“这等说起来,师兄竟是我重生父母了。但只是这一叶小舟如何能藏身,恐督府探知,又起祸端。”觉缘道:“妹子勿忧,我已预造一云水庵在江岸上,为贤妹藏身地矣。贤妹可安心住下,以待情缘来续。”翠翘道:“得苟全性命,为孤云野鹤足矣,安敢复望情缘。”觉缘道:“三合道姑前言既已如响,后言岂有不验!”因吩咐两个渔人,乘夜将小舟摇至庵前,悄悄将翠翘扶了入庵隐藏,不使一人知道。正是:

心似开笼雀,身如再发花。

不知果有情缘来续否?且听下回分解。
默认
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目录
  1. 背景
  2. 字体
  3. 宽度
夜间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| 友情链接| 版权申明|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按“版权保护投诉指引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6 wusong888All Rights Reserved
备案号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