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正文

第十回 小妮子嫩蕴含葩 大娘儿生姜老辣

浪史奇观

作者:风月轩又玄子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6/07/03
歌仿古:
  歌管楼台凝轻雾,碧月天心照古渡;
  深闺锦帐人不闻,幽怀悄悄两相诉。
  两人心意何双双,奇香缥渺满兰房;
  才过东来后西去,终宵达旦透芬芳。
  恩情母子深入骨,柔枝软干探重窟;
  酝藉风流多媚态,笑看绝色两倾国。
  倾国姿容皆世绝,枕边小语声切切;
  携手问郎谁个好,新蒲细柳难经雪。
  却说当晚开了房门。
  浪子道:“如今好回去也。”
  妇人道:“再住一晚,待我女儿干一个满怀,明早回去罢。”
  浪子应允,只见泉上摆着下饭,三人并坐吃了几杯酒。浪子却把妙娘儿坐在身上,捻着一杯酒,两个共饮了几日,妇人便东支西吾避了出去。
  浪子与妙娘脱了主腰,把乳尖含了一回,戏道:“好对乳饼儿。”
  妙娘道:“好对乳饼,却送在他手里。”
  浪子又去摸那话,嫩滴滴的浮起,那女子道:“你这话儿,也用与我看看。”
  浪子放下妙娘,便去脱了裤儿,那麈柄起初也是软绵的,被女子把尖尖的玉手儿,捻了一会,便硬发起来,上下一般粗大,光彩荧荧。
  女子道:“这般大东西,我这小小的,却怎么放得进去,我且问你,男子都是这般大东西么?”
  浪子道:“我比常人不同,那常人又瘦又短,又尖又蠢,纳在户中,不杀痛痒,引得妇人正好兴动,他到停了。我这卵儿又长又壮,又坚又白,放进去,没有一些漏风处,弄得妇人,要死不得,要活不得,世上没有这张卵儿好。”
  女子不觉春心荡漾,道:“昨日见了他,却有些厌烦,今日见了他,却又堪爱,不觉这个里,有些不自在,你与我弄一回,等他爽利着个。”
  浪子把手摸着牝户,却是出火的一般,淫水淋了一手,他这裙子也都湿了。浪子知他果然动与,便搂到床上去,缓缓插进去,女子心忙得紧,只管把身子耸起来,道:“如今不痛了,你须实着实干吾一干。”
  你道他怎的不痛,这个不是不痛,他兴动到二十四分,就有六七分痛,也都不知了。浪子真个着实抽送,这番知味,比昨夜会时不同。昨晚是勉强承受的,今晚他却兴动,把一个身子儿摇幌不定,几时停了一刻,他也初得滋味,这也初得滋味。
  只见一边鼓动,一边只手将住头颈,双双勾住腰间,那肯罢休。抽送不计其数,约至二更方才泄了,房中乱滚出来。却有星红间杂,这个不是别的,是妙娘身上的。
  那时妙娘便觉疼痛,自去泉床上便了,觉这身子困倦,去下房安置不题。
  话说那妇人窥见两个许多风月,也自按捺不住,吩咐丫寰把家里物件都收拾了,走到房中闭了门,抱着浪子道:“如今也要与我一个爽利。”
  白浪子方才弄过,麈柄也软了,再不能举。
  大娘便把口来含了,吮定了一会。浪子却过不得,渐渐硬起来,把妇人口都塞满。妇人却又双手握定麈柄,上下挪移数百下,浪子便觉奈不过。叫道:“我要泄了。”
  妇人即把口来承受,放了一口,“咕的”都咽下去,道:“好个人参汤。”
  那麈柄却又软了,妇人又把日来含吮一回。
  浪子哪里过得,不觉的又硬起来,那妇人便把牝户套上去。两个拥住翻过身来,抽送千五百多回,妇人叫死叫活,着实难过。
  浪子把妇人两足勾在臂湾上,又拍几百多回,那妇人干到酣美处,声也叫不出,只管闭着眼,死搂的不放,那浪子也尽力抽了二千多次,却才泄了,只见那妇人喉咙也多哑了。他身子也都倦乏没有气力,把话儿丢了,坐在床上。
  那更鼓已经五下,连忙披衣下床。不及叫醒妙娘,两个自经话别,乘着人静走归去也。正是:
  仰着横星三四点,心忙移步出闻花。
  毕竟后来又做出其事?且听下回分解。
默认
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目录
  1. 背景
  2. 字体
  3. 宽度
夜间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| 友情链接| 版权申明|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按“版权保护投诉指引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6 wusong888All Rights Reserved
备案号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