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正文

第二十一回 潘卿巳识郎君意 浪子难收玉女情

浪史奇观

作者:风月轩又玄子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6/07/03
集唐五言律:
  以我独沉久,愧君相见颜;
  金龟换酒处,客醉几重春。
  绿树闻歌乌,青楼见舞人;
  喜心翻倒极,呜咽泪沾襟。
  当下浪子回去,自想道:“降伏了许多妇人,今日被他连赢数次,却不惹他耻笑。”
  便去拿了一凡金枪不倒丸,金汤吃了,定要与他决个雌雄。不觉的夕阳西下,却早撞钟也,即便准备起身不题。
  且说这素秋肚里想道:“好件话儿,却被我弄倒了。今夜整顿精神,再赢他几阵,那时笑他没用也。”
  却又自思道:“昨夜赢他几阵,今晚莫非吃些春药来暗算我。”
  使与一个丫鬟计较,道:“今夜梅相公来,只说这般这般便了。”
  几个算计定,日未到西,便望他来,当晚按着浪子,叫丫鬟摆酒来,与相公洗尘。
  只见摆下酒菜,两个饯了一会。素秋道:“吾不惯饮闷酒,两个猜谜饮酒,吾输便饮一小杯热酒,你输便饮一大杯冷酒。”
  浪子不知是计,道:“也罢。”
  两个猜了一回,却是浪子先赢,素秋饮了一小杯热酒,两个又猜了一回,却是浪子输了,叫丫鬟:“你大林斟起。”
  浪子接过手来,咕的一咽牙,却是一杯冷水,那时放手,已饮了半杯,把这药沫都治了,原来这冷水,极是妙的,凭他甚的春药,一口便解了。
  浪子肚里惊疑道:“不好了,怎么就知我吃了春药,把这冷水来弄我。”
  却又不肯说出,只得强笑了一回,饮毕,两个走到房中。
  闲话半时,素秋心心念念要弄倒浪子,就脱了衣服上床去。
  素秋竖起双股,露着狠狠的话儿,两瓣吸吸的动,叫道:“心肝,把大卵弄进去。”
  那浪子全倚着药力被他解了,已有三分惧他,只得把麈柄投进去,用着三浅一深的法儿,抽了三千多回,怎当这妇人把话儿锁住,着实锁了一回,不觉的泄了。
  素秋这兴儿,又不能够尽,叫道:“心肝,快把卵儿再弄进去,把吾弄死了罢。”
  浪子一时却硬了起来,妇人自觉难过,道:“心肝,把牝儿舔他一舔。”
  浪子便去舔了一回,引得妇人湿痒难禁,死活不得。把双脚儿勾住浪子头颈,着实乱锁,引得浪子话儿又硬起来,便放进去,恨命抽送。约有二千多回,精却要来,浪子急急忍住,望后便退,却泄了一半,忍了一半。
  那麈柄未经泄透,只是发狠停了一刻,又送进去,着实重抽,那妇人思思想想的,叫了一回心肝,道:“我直待弄死你,便休也。”
  那浪子抽了许久,又觉精来依旧,忍住望后便退,又泄了一半,忍了一半,刻许又送进去,紧紧的抽了两个时辰,又觉精来。那妇人正干得酣美处,把脚儿勾紧着实。按捺不住,浪子不及抽出,却便泄透了。
  素秋抱住道:“这回差胜昨夜,只是连泄了几次,也要当输两个。”
  说了一回,素秋不觉愀然不悦,下泪如雨。
  浪子道:“姐姐为何凄惶?”
  素秋说道:“妾年十七,便嫁陆家,绝及一年,夫君随丧,当时是要举目无人,孤守空房,直至于今,已二十一岁,不能定情,致有今日之事,亦复何言。但世态无常,瞬息变改,今日虽乐,安知后日之悲,丧节随人末路难惴,是以悲耳。”
  言项大恸,顿时又道:“败柳残躯,已付郎君,今日之事,将凭郎君作主,勿使妾名实两失,则虽死实所甘心。”
  浪子亦为之泪下,道:“姐姐,俺两个情意,相得尚不知心哩。姐姐既以千金之躯相托,不才宁肯相负乎,心如金石,誓不再改,容缓图之。”
  言讫,钟呜。
  素秋道:“你须是夜夜来此,其勿负约,使我悬望也。”
  浪子道:“不敢有间,毋须叮嘱。”各道珍重而别。自后无晚不会,无晚不乐。
  正是:
  暮暮巫山惊洛浦,朝朝云雨乐阳台。
  毕竟后来迁有甚的?且听下回分解。
默认
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目录
  1. 背景
  2. 字体
  3. 宽度
夜间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| 友情链接| 版权申明|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按“版权保护投诉指引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6 wusong888All Rights Reserved
备案号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